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穿书后白月光她抱错了大腿 > 第四十章 浮出水面
 
  几个小时前。
  江流在经纪公司刷到了鉴茶女神发的帖子,本想给林菀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谁知却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林菀的视频是剪辑过的,想要原版视频,来找我。】
  【你是谁?】江流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难道不想知道,上次在江家,是谁把她带走的吗?】
  江流眼神一滞。这是他无法抹去的记忆,如果那次不是他没有守在林菀身边,林菀会遭遇什么,根本无法预计。
  【在哪见面?】
  【我会叫人来接你。你现在在经纪公司门口等。】
  【3分钟下来,不能通知别人。你的手机一直被我监控,你身边也有我的人,你有动静,我看得到。】
  【错过这条线索,你一定会后悔。】
  受到威胁,江流只好迅速下楼。楼下停了一辆面包车,十分显眼。
  开车的男人全副武装,看不出什么模样:“上车。”江流上了车,面包车向前正常行驶,看不出异常。
  “要带我去哪?”
  “你们想对林菀做什么?”
  “你们为什么会有完整视频?为什么找我?”
  江流想套出一点消息,但男人一句话也不回答,直到车开到郊外,男人才把车停好。
  “下车吧。”江流刚下来,男人一个刀手,就把江流弄晕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一栋别墅里。他的身体被绳子绑了起来,以一种怪异的姿态呈现着,头仍然有些晕,睁开眼时,看到一个男人捧着一杯红酒,发出啧啧的声音。
  “是你!”江流不敢相信。
  尽管林菀提醒过他,但江流怎么也无法想象此时这个风情万种的男人会是平日里平易近人的张义全。
  “是我。”他语气里带着一点戏谑,“没想到,你还是如此不设防,天真得可爱。”
  “林菀的事是你做的?”江流怒不可遏。
  “没错。挡我路的人,死路一条。”张义全勾起江流的下巴,“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有空关心她?”
  江流把脸扭到一边:“她怎么得罪你了?”
  张义全收回手,脸色不太好看:“你喜欢她,这就是她的罪!”
  “疯子!”江流骂道。
  张义全却全然不在意:“对,我就是疯子,可惜,你今天落到了一个疯子手里。”
  “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还不明显吗?哈哈哈哈哈,江流,我说了,你永远那么天真!”
  “我要向你们江家复仇,他们害死了我的阿玉,江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江流,先从你开始吧,哈哈,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等着你向我跪地求饶。”
  张义全并没有动江流,把他吊在这里,等着他像条狗一样求自己,这样才有意思。
  江流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这疯子碰他一下。
  林菀意识到江流可能遭到意外,已经是深夜。处理完所有事才发觉江流没有给他打电话,实在不像江流的脾气。
  如今怎么打他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
  她直接打给了江行舟,虽然这么晚有些不合礼数,但女人永远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若是没事,她会道歉,若是有事......
  “喂?”江行舟的声音带了些不满,明显已经入睡,因为被吵醒而带了几分怒气,“谁?”
  “是我,江伯伯,我是林菀。”林菀顾不上寒暄,直入主题,“请问江流今天回来了吗?”
  听到是林菀,江行舟立刻起了身,半夜打电话找江流,不太对劲。
  “他今天发信息说公司有活动,不回了。这臭小子经常这样,怎么?你现在找他有事?”
  林菀给江行舟打电话前已经问了江流的经纪人,他今天下午就提前离开公司了。果然有问题!
  “江伯伯,您听我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江行舟已经请求上面调查江流的行踪。
  因为林菀认为这可能跟张义全有关,甚至跟上次酒店的幻情有关,徐警官也前来跟进这件事。
  警方的速度很快,果然找到了张义全与幻情之间的蛛丝马迹。
  他的账户和国外的一个账户一直有金钱上的往来,而那个账户,徐警官追踪已久。
  另一边也查到江流上了面包车,手机定位在一个郊区,但明显有过人被转移的痕迹,现在具体到了哪里,还得继续探查。
  林菀给秦琛打了个电话,希望他现在就能提供“鉴茶女神”的线索,秦琛没问原因,直接传了一份资料,并快马加鞭地往林菀这里赶来。
  资料里的信息令人出乎意外,或许是张义全对自己太过自信,他用了很多高科技手段,隐藏了发帖的地点、身份等信息。
  但他并不知道,秦琛拥有暗阁这个神秘的情报网,这个恐怖的情报组织。
  当然,就算知道,他也并不会认为这么一个冷情的人,会愿意为了林菀而动用这样的势力。
  看了资料上的信息,林菀可以确认,张义全是个变态,他对自己想完成的事有种超乎常人的偏执。江流在他手里凶多吉少。
  “菀菀。”秦琛和俞白赶来,看着众人一筹莫展的样子,也不说场面话了,甩出一份文件:“这是张义全的几个秘密地点,应该能找到线索。”
  有了这份资料能大大减少调查时间,江行舟感激地看了一眼,立刻和徐警官讨论下一步行动。
  “阿琛。”看到秦琛,林菀总是特别安心。“这么晚,其实你不用过来的。”
  秦琛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我不放心。我知道,你肯定会想去看看,我陪你。”
  林菀的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
  天知道她发现江流没回家时有多么愧疚,她以为是自己连累了江流,她害怕是因为她的出现才导致了书里的剧情变化,导致她的朋友们受到伤害。
  秦琛用指尖拂去她的眼泪:“不哭,我在。”
  俞白看着这一切,心中五味杂陈。
  他和秦琛一起长大,知道他冷情冷心,当初靠近林小姐,也不过是他们下的一步棋。
  可如今,为了帮林菀,他冒着被C国的那个人发现的危险,不惜动用了暗阁的力量,甚至今天一口饭都还没吃,一直在搜寻着信息,同时还要部署他们原本就要做的工作。
  而秦琛救下的,可能是他的一个情敌。
  但那又怎样?
  在秦琛心里,爱了,就要认栽,只要是她想要的,星星月亮,也都要摘给她。
  情之所至,甘之如饴。
  ------题外话------
  小剧场:
  江流:作者大大,快放我下来,张义全不是温柔王子吗?不要突然变态好不好?
  又飞霜:咳咳,温柔王子?要不给你换成原书剧情,一点都不改?
  江流:原书剧情是什么样的?
  又飞霜(挑眉):你就说,你要不要换嘛~
  江流:我还是等人来救好了,一看你的表情,就不是什么正经剧情。
  又飞霜:嘻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