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 > 第五十七章 要什么给什么
 
  说佐秋枫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还真没错。

  可能画面还要更加血腥一些。

  佐秋枫把能预料到的画面分为了三级,分别是按照陆婉儿恢复的时间和心态来定。

  第一级,陆婉儿不到三天伤势就自行恢复,心态处于杀人泄愤的极点,会做出极其不理智的行为,调和的希望无限接近于零。

  第二级,陆婉儿伤势半个月恢复,真情实感的照料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多少在女孩心里埋下了种子,会让对方下手轻一点,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第三级,陆婉儿伤势一个月恢复,这一个月足以用打动对方,最起码不会上来就下杀手,突然给你来个被子,死得不明不白,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程度。

  其实还有第四级。

  第四级就是异想天开的攻略下陆婉儿,合家欢乐,孩子不用一出生就没了父亲,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过了一个月,没有实际行动,却是整整半个月都在进行精神层面的深度交流。

  深度交流也算是促进感情吧...大概。

  关系就不上不下的卡在第三级和第四级中间,怪别扭的。

  看陆婉儿如今这般气急败坏的样子,还会因为没有鞋子就主动局限在石床上,佐秋枫就看得出来这一个月没白忙活。

  至少就算给陆婉儿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对方应该也会犹豫着要不要斩下去。

  当然。

  要是真拿出把剑来给陆婉儿威胁自己,那他枫某人真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细想这些。

  佐秋枫大大方方的原地换起了衣服。

  “变态!”

  陆婉儿见此暗啐了一声,羞恼的转过身去,她可没有看一个大男人换衣服的喜好。

  “还好,这妮子没有那种既然你看光了我,我就反过来看光了你的扭曲的报复心理,那样的话就跟‘病娇’没区别了,还好还好!”

  余光瞄到了陆婉儿偏过头去,别扭感这才打消了些,哪怕佐秋枫脸皮再厚在一个女人面前换衣服,提起裤子来,总感觉自己是那事后不认账一样。

  抱着怀里冰凉的流云长衫,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把衣服穿上,他可没有月下遛鸟这种习惯。

  从衣服堆里摸出一条白色的四角裤,套上,虽说有些紧但弹性十足也算合身。

  有陆婉儿充当过换衣游戏的角色,手动的,佐秋枫不至于穿个古风的衣服都穿不上。

  五分钟后。

  换好衣服的佐秋枫松了松领口,整理了一下衣襟,将腰间束腰长带摆正,着装完毕,一身紧致的流云长衫穿在身上,衣摆袖口上都绣有青色的流云,白色的打的衣衫好似真有流云飘过。

  “嗅嗅!”

  佐秋枫耸了耸鼻尖,一股腊梅一样的幽香袭来,心里暗道“大男人的衣服怎么会这么香”。

  “等等......”

  袖口上的流云,青衣长衫,还有兜紧的四角裤,他可不记得自己穿越还自带古装道具的。

  “...衣服是哪来的!”

  佐秋枫的表情忽然变得精彩起来,问向把衣服丢过来的陆婉儿,他记得没错的话储物戒应该都在他身上才对,随身携带,那陆婉儿究竟是从哪拿来的衣服,还有男人的四角裤。

  他不记得自己这几天有出门或是隔壁有姓王的洞府。

  这突然被种草的感觉是什么鬼。

  种草着人恒种之?

  “当然是大师姐的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就算是女扮男装也不会穿那种四角裤的吧,是你自己洗了一套衣服晾上备用的!”

  陆婉儿瞥了一眼这个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好东西的男人,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还好...个屁啊!”

  佐秋枫怎么说这身衣服那股淡淡的幽香这么熟悉,这不就是性别可疑的大师姐储物戒指里的衣服,自己还穿在了身上。

  “女装大佬竟是我自己,也不是,这本就是男装,是被用来女扮男装的衣服,还有可能是被他/她穿过的四角裤,还是说本来就是男人衣服......”

  自己把自己绕晕的佐秋枫就是顿感四角裤一紧,有点勒得慌了。

  陆婉儿看着男人跟拖时间一样的表演,以为这样就能把事情翻篇,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她可不管佐秋枫纠结于女不女装的问题。

  “我的鞋子呢!?”

  看了一眼冰凉的地板,陆婉儿表示没有鞋子她是不会下床的,好似这座石床是什么上古禁制,没有鞋子这个钥匙就无法出来似的。

  她自己的心里都不知道怎么产生这么幼稚的想法,谁知道呢?

  “还有我的储物戒指,一并还回来!”

  陆婉儿扬了扬精致的下巴,摊开手说道,口头上完全没有威胁的意思,更是没说让你好看怎么怎么样,不过语气上却是不容置疑。

  “好!”

  佐秋枫则是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笑笑不语了,你要什么就给什么,这总没问题了吧。

  爽快的把手摸向腰间。

  腰间两枚储物戒指被握在手里,他现在好歹也算得上修仙大军的一员,灵力掌控是基础技能。

  “给!拿好,鞋子也在里面!”

  说着一枚古朴的储物戒指用灵气包裹着交到陆婉儿摊开的掌心里。

  “嘿咻!”

  “这么爽快......”

  陆婉儿狐疑的接住储物戒指,灵力探入其中感知起来。

  片刻后。

  一双绣有精巧银边的绣鞋托在手中。

  倒了倒储物戒指,再倒了倒,连个响都没有。

  真·储物戒指+鞋。

  嘎嘣。

  咬牙的声音。

  “呼...不生气,不生气......果然还请你去死吧!”

  陆婉儿轻抚着跌荡的山峦,脚尖轻点灵巧的穿上绣鞋,抬眸间原本灵动的双眸忽的失去高光,浓郁的黑气流转,现在用吐槽已经难以发泄心中郁气。

  动手才是最好的选择,破空的一拳就是朝男人的面门挥拳而来。

  下一秒。

  噗!

  柔弱无骨的小拳头被一双大手牢牢的抓住,随后就任由女孩另一只小拳头噗噗噗的捶你胸口,比一些手法老练的技师按摩的技术可差远了。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境地。

  佐秋枫:“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陆婉儿:“好尴尬,不过只要你尴尬了我就赢了!”

  一边任由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发脾气的小女孩一样的陆婉儿锤着,另一边手则是搭在女孩的头上,将一头保养的乌黑的秀发揉乱。

  轻拍着无声安抚。

  一颗晶莹自女孩眼角滑落。

  其实比起最难接受的,应该是陆婉儿才对,如果可以她才是甚至想一辈子起不来,做一个需要被照顾一辈子的废人。

  那就不用面对这种不算美好的现实了。

  还有。

  真当佐秋枫傻了才这时候还主动挑衅陆婉儿。

  这更像是配合熟练的主动提供一个能够发泄的台阶,一个愿意提供,一个愿意顺理成章的走下来。

  就如之前说的。

  有本事就来咬我,既然有本事咬人了,他又不是傻了的伸着胳膊给对方咬……

  ...但就是愿意伸着胳膊给对方咬,就是任性啊!

  硬要说的话。

  陆婉儿现在的状态更像是给她一个台阶下,让她捶两下估计这妮子的气也就消的差不多了。

  之后的事情就好说了。

  ………

  ………

  无可否认。

  假如陆婉儿现在要是全胜状态佐秋枫估计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