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和女主妈妈HE了 > 第39章 追求
 
第三十九章

道理是这个道理, 但是……

顾盏辞催促道:“你快把衣服穿上。”

见顾盏辞还是一脸非礼勿视的模样,苏冥眼珠子转了转,故意走到她面前, 挑眉笑道:“姐姐,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反应这么大, 你又不喜欢女人。”

顾盏辞:“……”

对啊, 她又不喜欢女人。

根本不需要这么大反应, 需要避讳的分明是苏冥, 现在表现得她比苏冥还要像个同性恋。

顾盏辞很快调整好状态, 抱着胳膊,一脸审视贵重物品的神情, 目光坦坦荡荡地落在苏冥身前。

少女肌肤雪白无暇,平滑锁骨精致,身材算不上傲人汹涌,贵在小巧挺立。

挺立?顾盏辞定定地看着那两点挺立,她不知道苏冥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不知羞。

而苏冥脸上依旧是一片坦然。

“难道姐姐没看过别人身体?”苏冥还伸手托了托自己胸口,“手感真的不错。”

就是有点小,而且是自己的,没什么感觉。

顾盏辞:“……”

“另外, 我只是想换衣服而已。”苏冥慢吞吞地套上齐腿宽松t恤, t恤上印着一只可爱的皮卡丘,而两点依旧挺立。

苏冥把全身换了个遍, 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在顾盏辞面前晃。

对比自己身上的厚实衣服, 顾盏辞差点以为她和苏冥生活在不同季节, 一个在冬天, 一个在夏天。

顾盏辞问:“你平时在家也这样?”

在别人面前也这样突然脱光吗?

苏冥想了想:“差不多。”

顾盏辞蹙眉:“你姐在时你也这样?”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毕竟苏爻和苏冥都喜欢女人, 如果苏冥经常这样,是很容易惹出问题的。

“当然不是,我只在你面前这样,我姐喜欢女人,我当然要避着她,你不喜欢女人,而且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坏事。”

苏冥一想到刚刚顾盏辞的反应,就不知道该说什么,顾盏辞到底算有反应,还是算没反应?

顾盏辞难道真是钢铁直女?

顾盏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感谢苏冥对自己的信任,还是该让她别再吓自己。

她说:“对,我不喜欢女人,但你以后不要这样做,我不太习惯。”

顾盏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路露比苏冥还要不正经,路露曾经在泡澡时和她视频,当时猝不及防地看到一对红眼大白兔,她也只觉得是恶作剧,面不改色地看着,把路露气得半死。

路露为此三番两次地和她开玩笑,她干脆直接把镜头直怼天花板,而刚刚……

那种感觉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就好像……苏冥在勾引她?

但苏冥表情又那么坦然。

苏冥一副听劝的模样,乖巧道:“好吧,以后我都不会这样,刚刚是因为才回家,觉得家里热,而你也不是外人。”

顾盏辞点点头,知道就好。

“不过我都被你看过两次了,你一次也没给我看过,一点都不公平。”

顾盏辞:“……”

“女生间讨论这个很正常的,我室友们还互相手量胸围呢,姐姐不是直女吗?难道连这也不知道?”苏冥没说谎,以前上大学时,夏天一回来直接换衣服,大家都非常坦然。

顾盏辞不知道是她思想保守,还是别的,反正她不喜欢被别人看到身体,也不喜欢看别人身体。

但也不想被苏冥小瞧。

“别人也看过我的胸口。”

苏冥震惊道:“谁?”

谁在她前面下手了?

顾盏辞一本正经道:“去医院体检,心电图检查和乳腺检查时。”

医生不但看过,而且还上手,不但上手,而且还用力。

苏冥:“……”

那她还画过解剖过呢。

她说:“所以女人之间互相看看胸,很正常的,姐姐,你不用大惊小怪。”

顾盏辞摇头:“你不一样,你喜欢女人。”

苏冥直接偷换了概念,眼神变得湿漉漉的:“我喜欢女人有错吗?姐姐,你歧视喜欢女人的女人?”

顾盏辞急忙说:“没有,是我有错,我刚刚不该不看你的胸,下次一定看。”

这句话奇奇怪怪的。

苏冥:“……”

顾盏辞:“……”

苏冥识趣地抱着衣服去洗衣房。

顾盏辞继续收拾沙发上的东西,脑海里却一直晃过苏冥光/裸的身体,幸亏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太久。

顾盏辞把沙发上和桌上收拾干净,又在沙发缝隙里找到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包装袋,还没有开封,包装袋上面生动形象地画着一只右手。

顾盏辞问:“这是什么?”

她一问完就反应过来了,而且肯定是苏爻的东西,苏爻竟然在沙发上……

苏冥看了一眼:“指套啊,姐姐,你不认识?”

看来她任重道远。

顾盏辞当然知道那是指套,她原本打算扔垃圾桶的,扔之前随便看了一眼。

顾盏辞:“……”

顾盏辞:“过期了。”

苏冥凑过去一看,还真过期了。

她感叹道:“我姐真可怜,竟然这么久没有性↗生活了,指套都过期了。”

顾盏辞不想和苏冥讨论这个问题,一讨论这个问题,她就觉得自己像是个调/戏少女的老流氓,而且她对这方面除了该懂的,也聊不出什么花样来。

她也感叹:“你们家真是卧虎藏龙。”

竟然连过期的指套都有。

苏冥把那个指套接过来。

“我姐每周都会让人来大扫除,平时扫地机器人拖一下地就行,可能是保洁公司的人不上心,不过幸亏是姐姐你发现,不然我姐直接社死了。”

顾盏辞:“……”

苏冥把电视打开,调出动画剧场,还把遥控器交给顾盏辞。

顾盏辞:“……”

苏冥贴心道:“这里没有外人,姐姐,你想看什么动画片都可以,随便看。”

顾盏辞随便找了一个画风可爱的。

苏冥陪她看了一会,皱眉道:“我们今晚可能要吃外卖了。”

“你不会做饭?”顾盏辞眼睛从电视上移开,没有多意外,顾时月也不会做饭。

苏冥承认道:“不会。”

她一炒菜就怕被油溅到。

顾盏辞讶异道:“平时是你姐做饭?”

苏爻看起来就不会做饭。

“我姐也不太会,她只会煮面条,家里请了做饭阿姨的,但今天下雨,我让她别来了,今天只能点外卖了。”苏冥更倾向于出去找个餐厅吃饭。

顾盏辞说:“不用,我来做就行。”

两人来到厨房,冰箱里食材丰富,顾盏辞很快决定好要做什么菜,苏冥帮她打下手。

顾盏辞夸道:“你手真稳。”

她还以为苏冥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想到处理起肉来有模有样。

苏冥得意道:“我还能像网上那样,给水果做手术呢。”

做手术需要穿针引线,手必须稳。

顾盏辞说:“那你怎么不学医?”

苏冥沉默半晌。

“不想看到血淋淋的伤口。”

苏冥以前是能够坦然面对伤口的,甚至还爱好血腥暴力的恐怖片,自从被迫学医之后,她连看到翻肉的伤口都不行。

顾盏辞说:“我也不喜欢看那些。”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炒菜,很快两菜一汤搞定,苏冥也夸道:“姐姐,你手艺真好。”

“手艺一般,平时都是阿姨做。”顾盏辞看着砧板上的蘑菇,目光柔软,“我妈做的饭好吃,但好久没吃到了。”

苏冥正经起来:“阿姨最近怎么样?”

顾盏辞轻声道:“状态挺好的,我准备过年时接她回家过年。”

苏冥有些担心:“以前有经验吗?”

顾盏辞说:“有,去年来过,她一开始很听话,后来在家里不太正常,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又送回疗养院了。”

苏冥没有再问,偷偷尝了两口菜。

顾盏辞这才想起来:“你舌头好了?”

苏冥说:“舌头自愈力很强的。”

吃完饭,天空像是泼墨一般,黑漆漆的一片,而细雨还在不停地下。

顾盏辞要去洗澡。

苏冥提供内衣裤。

顾盏辞不喜欢在别人家里留宿,就是因为什么东西都不是自己的,而她用惯了自己的东西,睡惯了自己的床。

看着苏冥递来的睡衣和内裤,顾盏辞勉为其难地接过来。

苏冥犹疑道:“要不我去看看我姐的衣柜?你们尺寸应该差不多,她的内衣你可能能穿。”

顾盏辞果断摇头:“不用。”

让她穿苏爻的内衣,还不如直接真空。

等洗完澡,苏冥说:“姐姐,我今天看了恐怖片,有点怕,你能陪我睡吗?”

如果苏冥有尾巴,肯定已经摇起来了,顾盏辞突然想起泰迪,她答应苏冥时,已经做好会一起睡的准备。

“不许乱脱衣服,也不许抱着我。”

苏冥得逞一笑:“放心吧。”

两人平躺在床上,苏冥侧头看着顾盏辞的侧脸,两个成熟女人躺在床上,竟然什么都不能做,换做别人,可能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苏冥偷偷叹了一口气。

顾盏辞问:“怎么了?”

苏冥捉住她的手:“姐姐,你手好冷。”

冰冰凉凉的,摸在身上肯定特别舒服。

顾盏辞想收回手,但都在一张床上,躲不到哪里去,只好由着她:“天生的。”

苏冥探了探脚:“你脚也好冷。”

顾盏辞打趣道:“正好给你降温。”

苏冥凑近道:“我帮你捂捂。”

顾盏辞还没来得及拒绝,苏冥已经把她脚捂起来,把她手抱进怀里。

手指再次触摸在苏冥稚嫩柔软上,隔着薄薄一层布料,顾盏辞想收回,又显得自己很在意似的,只能任由苏冥把胸放在手上,她从来不知道这里会这么软。

似乎轻轻一压,就会有一个凹陷。

“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苏冥神经兮兮的。

顾盏辞:“……”

顾盏辞:“以后不要乱看恐怖片。”

苏冥委屈:“看都看了,总不能失忆。”

顾盏辞僵着手臂:“忘掉恐怖的部分,想想别的剧情。”

苏冥说:“这就是一个小黄片,除了恐怖剧情,别的都是床上运动。”

顾盏辞:“……”

顾盏辞:“那你还是闭上眼睛睡觉吧。”

苏冥特别听话:“姐姐,晚安。”

顾盏辞轻声道:“晚安。”

她左手被苏冥抱在怀里,右手悄无声息地爬上自己心口,揉了揉,毫无感觉。

软还是别人的软。

顾盏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本以为醒来会是八爪鱼缠身,没想到苏冥竟然没有缠在她身上,而自己手还在苏冥怀里,不再是隔着布料,而是直接接触。

顾盏辞:“……”

她猛然抽回手。

苏冥蹙着眉头小声地哼了一声,一脸怨怼地醒来,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顾盏辞。

顾盏辞吃了苏冥一整晚豆腐,被她看得心虚,小声道:“你昨晚没睡好?”

“我睡姿太差,不敢睡熟,怕影响姐姐睡觉。”苏冥说话时低垂着眉眼,加上她没睡好,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顾盏辞想起自己之前一直在强调苏冥睡姿差,而睡着的人根本意识不到,她有些愧疚,说:“其实也没那么差。”

苏冥睡觉时只是喜欢缠着人而已,如果是足够亲密的人,应该会很喜欢那种互相交缠的感觉。

苏冥一脸不信。

顾盏辞犹豫道:“我手昨晚……”

一直在你胸口?

苏冥挑眉笑道:“姐姐,你的手比你有追求,它自己爬上来的,不关你的事。”

顾盏辞:“……”

苏冥发出一声喟叹:“而且好舒服。”

顾盏辞:“……”

你昨晚用我手做什么了?

怎么会舒服?

不等顾盏辞开口,苏冥一脸后怕:“姐姐,你不会怀疑我喜欢你吧?”

顾盏辞:“……”

不等顾盏辞回答,苏冥一脸不舍:“姐姐,你会远离我这个疑似告白分子吗?”

顾盏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