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首富:从被绿开始顾子南余昕怡 > 第102章 关机
 
顾子南立即摆摆手:“不行,她是女孩子,怎么能干那工作?我坚决不同意。”

让何方琼去当保洁,不就是让她和张小成一起吗?

从恶魔的身边又到另一个魔鬼的身边,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我愿意,行。”

何方琼却一下子蹦起老高,满口答应。

“方琼,当保洁可是个苦力活,特别的累。”

顾子南当着王若芸的面,不好将张小成的底给搬出来,他原以为何方琼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心高气傲。他那里知道,何方琼一心只想着要和他呆在一起。

“我不嫌。我是农村来的,干不了细致的活,当保洁对我最适合了,王总我明天可以去上班吗?”

何方琼一脸恭敬地问王若芸。

“好啊,看在顾秘书的份上,我也得照顾你啊。”

王若芸嘴上说着,心中却十分的得意。她一眼看到何方琼的时候心中是十分的嫉妒,看到她竟然能看上保洁员的工作立即就放心了。

这样的女孩子完全构不成对他的威胁。

一个农村出来的要文化没文化,要啥没啥即使放在顾子南身边又如何?

“子南哥,谢谢你啊,你们聊,我休息去了。”

何方琼象拣了金元宝似的离开了,顾子南看着王若芸苦笑了下说:“王总,方琼去当保洁可以,张小成得辞掉。”

“这怎么行?他是我爸的嫡系,我动不了他。”

王若芸在张小成的事情上没有通融的余地。

“那就算了吧,我不放心,虽然我和张小成共了两天事,可他的眼中满是邪恶,是个傻子都看的出来。”

“你心疼她?一个乡下小妞罢了。

王若芸言不由衷地说。

“其实我也是个乡巴佬,你没看出来?王总,你干吗要招聘我这样的人呢?”

顾子南因为生气,脸色都变了。

余昕怡的一句乡巴佬,从来没动过她一指头他给了她一巴掌,没想到王若芸字里行间也瞧不起他这个乡下人。

王若芸一看他生气了,连忙陪了笑脸:“好了,算我口误行了吧?我可从来没有瞧不起乡下人,我爸爸也不过是一个杀猪匠出身,英雄不问出处,你这次为我们公司立了大功,我都向我爸替你报了功了。”

“我最恨人家说我是乡巴佬了,我们是一个农业大国,哪个人不是从农村来的,以后说话得注意些。”

王若芸“噗嗤”一声笑了,撒娇地说:“行,我记住了。走,尝尝去。”

“这可不行,方琼呢?我不能吃独食。”

“你既然这么会怜香惜玉的,干吗不对我温柔一些?”

王若芸说着身子就贴了上来。

顾子南见她面色潮红,吓了一跳,都说女子比男孩子成熟的早,王若芸竟然不顾场合地向他示爱,何方琼还在家中,这还了得。

“好了,小声点,让人听见。”

顾子南皱了下眉头,借口要大便转身进了卫生间。

他坐在坐便器了老大一会,根本没有可以排泄的东西,隐隐约约听到客厅传来一阵闷声闷气的声音,心想一定是王若芸发出的声音,也不以为意,只希望能快速冷却她的情欲。

他和王若芸之间到底有没有超越最后的底线?床单上的血迹就是证明。可是,他当时明明是醉的人事不醒,怎么可能行得了男女之事?

既然王若芸一口咬定他睡了她,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坐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直到觉得再不出来显的有些失礼,他才将水龙头打开让流了一会水,然后走出来,却发现王若芸已经不见了。

这反而让他有些奇怪,她要走也应该和他打声招呼啊?完全没有理由不辞而别。

顾子南在屋里转了下,那里有她的影子?

真是见鬼了,才这会功夫人去哪了?

顾子南去敲何方琼房间的门,好一会才打开。

“方琼,王若芸呢?”

何方琼揉着惺松的眼睛反问:“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我怎么知道?”

再看看房门,竟然大开着。

天呐,才多大一会,难道她也被绑架了?这怎么可能呢?谁会这么胆大,这屋子里明明还有两个人在。

顾子南立即拨打王若芸的手机,电话关机。

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若芸住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

再看看时间,刚好十一点。

“怎么了?你和她不是在客厅聊天吗?走就走了,这么晚了她不回家难道还要在这里过夜,不就是个总经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她一副大姐大的样子,一点素质也没有。”

何方琼刚刚睡着,被顾子南影响了睡觉很不高兴。

顾子南却有一种不妙的感觉,王家梁有五个女人,面和人心不和,王家梁穿梭在她们之间,看似过着众星捧月的日子,其实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他自己浑然不知。而王若芸作为王家的长女,会不会对某些人构成威胁呢?

不行,必须把这件事告诉王家梁,万一发生些什么事情,他可没法向他交代。王家的女儿不是一般人。

王家梁的电话响了好半天才接。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旁边似乎有好多人在行酒令。

“子南,有事吗这么晚了?”

王家梁的声音中透出些不耐烦,却又不失礼貌。

“王总,若芸刚才来我这里了,突然间不见了人影,电话也关机,我不放心,麻烦把李阿姨的电话告诉我,我问一下她到家没有?”

那想到王家梁却不以为然的说:“电话关机一定是没电了,不见了就不见了,她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我这会还有事在忙。挂了。”

顾子南心中七上八下的,一时没了主意。

按理来说不会有事,可王若芸的身份特殊,当时那种声音听起来很是奇怪,这不能不让他怀疑。

“没事吧,人家爸爸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我睡去了噢。”

何方琼说完转身进了她的房间,顾子南心中空落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必须得去吹吹风去,或许能发现些什么线索。想到这里,他连忙锁上门,出了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