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威震四方 > 第三十五章 扯虎皮的上官家
 
看着屋顶上的林安,县丞大量捕快与上官家的家奴,抽出兵刃,站满了庭院,还有几个把胖子围住,而胖子双手环抱,一脸嘲弄的眼神。

  “大,大胆狂徒,快放开小公子。”县丞在下边,看着屋顶的林安都惊了,若是林安把上官忌怎么了,那上官老爷不得怪罪于他?

  林安一脸寒意,这真是山高皇帝远,或许在这小小的上方镇,不在官道必经之地,没有什么来往的军队与官员,导致这里好像一个私人的世外桃源一般。若不是有上官家,怕是这县丞也是一个收刮民脂民膏的狗官。

  “这位县丞,今日我兄弟二人,路过饭馆,被敲诈勒索,还有人带人打我们,你不管就罢了,还纵容他人在衙内行凶,你就不怕上头怪罪吗?”林安看着急躁的县丞,冷冷的问道。

  “怪罪?哼,你最好放开我,若等会我爷爷过来,可不是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了。”被抓在手中的上官忌丝毫不怕,在这上方镇,有人胆敢这样对他,他已经能看到这人的结局了,就是觉得没面子,下边这么多人围着呢。

  “哦?那我就等你爷爷过来,看他怎么说话的。”林安一巴掌甩到上官忌脸上,烦极了这些高高在上的主。自己屁本事没有,坐井观天般,在这一亩三分地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了。

  不单单众人,上官忌也懵了,咬牙切齿的反抗道:“我要杀了你。”

  林安反手再一个巴掌:“让你说话了吗?”力道之大,这回上官忌真懵逼了。

  “胖子,上来”林安觉得胖子在下边,等会被人阴了,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是上边比较好。

  胖子慢慢走向圈外,围着他打转的捕快家奴们也跟着慢慢的走去,却不敢拦下。

  胖子看着几米高的屋顶,憋红了脸,有点尴尬的道:“安,安哥,太高了。”胖子功力不错的,现在差不多都在五品练血境了。但是对于没有习得内劲的他,跳个两三米高,已经算不错的了,这可是四五米啊。

  “...”林安好像把他也胖揍一顿,刚刚的气势就被他给搞没了,带着上官忌直接跃下,抓住胖子,一起再次跳了上来。胖子忽然很羡慕这些会飞来飞去一般的人物,多帅啊。

  在众人僵持不下的一会,上官家家主上官慕匆匆赶来。上方镇本就不太大,镇头今天吃到一个坏鸡蛋,都可能传到镇尾去,在林安劫持上官忌那会,就有人把消息传到上官家了,这会上官慕带着一堆人就赶了过来。

  看到屋顶被挟持的孙子,好似两边脸都肿了,上官慕怒火攻心,指了指林安,狠狠道:“狂徒,你找死吗?”

  林安眼神冰冷,瞪着上官慕,道:“这事错在你们,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了?县丞,你如何说?”

  上官慕丝毫不给县丞说话的机会,走向前来,道:“说法?你最好吧我孙儿给放了,不然你们休想走出这上方镇。”

  林安看了下边这些毫不讲理的人,把手中的上官忌推给胖子,刻意不压低声音的道:“胖子,这老狗再多说一句,打一巴掌,什么时候听到我们想听的后再停。”

  胖子得令,直接一巴掌甩在上官忌的脸上,疼痛使得本来有些懵的上官忌瞬间清醒过来。看到庭院中的上官慕,哀嚎的道:“爷爷救我。”

  上官慕看着在自己眼前被打的上官忌,怒指着林安和胖子道:“你,你们。”

  胖子再次一巴掌甩了过去,得,要是把上官忌衣服给脱了,想来没人能认得出他了。

  上官慕不敢说话了,下边的人也无计可施,真是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上官慕在管家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管家离去后又对着身旁的青年男子,好似低声下气的说了几句,青年男子笑笑,也不说话,就站着看看热闹。

  上官慕怒瞪着林安,狠狠的道:“小子,我看你等会怎么求饶。”

  林安看了眼青年男子,又看了眼上官慕,冷笑的看着下边,就等着看他们怎样。

  胖子拖着上官忌,走到林安身边,低声道:“安哥,我们怎么办,这里没有我们的人呀,要不要搬出孟叔?想来县丞应该会忌惮。”

  林安想想,这个局面,除了打出去,就只能般救兵了,救兵太远,只能搬后台了。点点头,说:“再等等看看。”

  在烈日中,不多时,屋顶的林安瞧见一队兵马从远处跑来。领队的官兵下马,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进来,其余人围在外边。

  见到来人,上官慕走了上前,说道:“罗统领,你来了。”

  罗统领回笑抱拳道:“上官老爷。”

  林安看着下边的几人,内心也是冷笑,看来这上官家,还真是土霸王啊。

  罗统领抬头看了看屋顶的林安,怒喝道:“贼人还不下来?”

  林安问道:“你又是何人?”

  “本官上方镇卫营罗蔺,你快快放开上官公子,下来束手就擒”罗蔺本在卫营休息,结果有人来说,上官家的小公子被劫持了,他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吧?还有人在上方镇欺负上官家?不过他还是匆匆赶来,毕竟上官家平时对他们,可是出手大方。

  林安伸手一模,从怀中掏出个令牌一看,就丢给罗蔺,罗蔺疑惑的拿起来看了看,好像看不清般,又用力擦了擦,发现正面确实印着个吴字,背后还带有林,千夫长等小字样。

  罗蔺冷汗直下,虽说他也是个千夫长,但是在这小地方,和在大军营里的可不一样,青月城的吴锐寒大将军,那可是将来能封侯的人物,哪能是他能管的了的。

  林安看着下边有些惊恐的罗蔺,觉得这还真的挺有用的,他还害怕这些人啥都不怕了呢。

  其实若是别的地方的,或许这罗蔺不太介意,最起码不会这么恐惧,毕竟这可是青月城的寒大将军,上方镇可就归青月城管的。那会齐军来犯时候,他们只是在官道上去维护秩序,连青月城都没去过。

  上官慕看到脸色有些发白的罗蔺,疑惑的道:“罗统领?”

  罗蔺反应过来,也不回上官慕,直接喊带来的人退下,抱拳道:“林统领,可是青月城来的?”

  林安点点头,道:“正是。”

  罗蔺擦了擦冷汗,道:“那卑职冒犯了,不知今日这是何事?”虽说同级,但是他还是把自己放的很低,希望这林统领能把今日的事情忘掉,起码不关他的事。

  上官慕看着好像现在才想起问事情原由的罗蔺,可是他们办事还需要理由吗?有些不快的问道:“罗统领,这是为何?”

  罗蔺也有些不快了,转过头,沉声道:“上官老爷,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青月城来的林统领,寒大将军下边的千总。”虽说好像不愉快,但是更像提醒一般。

  上官慕愕然,这怎么忽然就一个千总过来了?还是青月城的,这可是有点难办了。

  他想了想,刚想说什么,旁边的青年就出来道:“千总如何?寒将军又如何?就能随便打人劫持人吗?”

  青年男子的话好像点醒上官慕一般,上官慕大声道:“杰公子说的对,罗统领,还不拿下贼人?”

  罗蔺差点一巴掌给甩过去,分清事情原委吗?谁不知道你们上官家那点心眼?他不管上官家的众人,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林统领,事情原委您可说出来,我可以提您做主。”对于上官家,还有不知来头的愣头青,他可是很害怕吴锐寒大将军的。

  林安默默的把今日之事说了出来,罗蔺冷汗,这还真是这些上官家的人倒打一耙,瞬间不愉快的看着上官慕道:“事情真是如此吗上官慕?”他现在也不管你上官家了,大家只是互助互利的事情,你可别把我往火堆里推。

  上官慕脸色铁青,顺带发现旁边的年轻人也皱着眉头,发现这事好像脱离控制了。

  看着不说话的模样,知道好像事情就是像这林统领所说那样了。青年男子恼怒的对着上官慕哼了一声,若是有理吧,就算寒大将军,也不能随便怪罪于他们,谁让他是金陵上官家的人,若是没理还去欺负人家的人,这你有几个脑袋?他这几日恰巧上官家祭祖,他来这边而已,和这边的上官家,已经不知道多少辈的关系了。他觉得有点丢人,看着林安,道:“林统领对吧,我记得你了,希望你有机会去金陵逛逛。”无能的撂下狠话,就转头出门去了,不再搭理这上官家的琐事。

  看着走了的上官杰,上官慕也是没了主心骨般,现在罗统领也是站在对面那边,这县丞已经不知道躲在哪了,他只能低下头,抱拳假装才知道这事经过般,黯然的道:“原来是这般事情,林统领,是在下管教不周,在下愿给统领补偿,还请统领放过我孙儿上官忌。”

  林安和胖子看到事情已经解决了,就跳了下来。

  对着罗蔺道:“罗统领,就劳烦你派人前往青月城,找到孟城主,让他派人来这县衙查一查,还有这上官忌,还有之前的那什么二爷,就说我是林安。”

  罗蔺擦了擦冷汗,这位好像不是单单的千总那么简单啊,在城主府也是很有关系的。

  他心有余悸的点头应是,还好他没有大动干戈,不怕他怕是完了。

  上官慕听着两人的对话,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他好像也知道事情不简单了,还能说什么?再说的话,上官家都要搭进去了,他可是知道,这上官家只是扯虎皮吓人而已。

  县丞现在连忙跑出来,跪在地上哭诉道:“大人,这不关卑职的事啊,大人”

  林安与胖子不理,对着罗蔺抱拳,把手中的上官忌丢给他,就出门走了。

  罗蔺吐了一口气,对着上官慕哼了一声,对着县丞道:“你先把上官忌还有上官廷抓起来,等青月城派人来审。”就不管后边的几人,灰溜溜的跑回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