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一品丹仙 > 第五十七章 万涛谷主
 
  夜半敲门,其实很不礼貌,但吴升有点忍不住了,借口也找好了,反正抱着打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备而来,无论怎样咱都忍了,都是邻居,总不能一言不合就杀人吧?

  吴升站在竹楼外,深吸一口气,开始喊话:“谷主在家么?我是松竹雅苑的邻居,有事来求谷主,还望赐见!”

  等了片刻,竹楼漆黑,无人响应,于是再呼:“实在叨扰了,真有急事,还请谷主赐见!”

  “谷主?谷主……没人么?我进来了?”

  万涛谷主没在,实在是令吴升喜出望外,当即围着竹楼开始查探,一步一步靠近,试探着引发法阵启动的临界点,同时也将谷中各处景致纳入观想,寻找着阵盘和阵眼的所在。

  阵眼通常是法阵中枢,除了以此操控法阵外,还有供给法阵运转所需灵力的功效,如彭城馆驿珍宝阁法阵的香炉,又如烟波潭法阵的游鱼,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一般人很难分辨,但在吴升的灵力观想中,这个问题却不难解决——能顺利观想出流畅的灵力运行轨迹便可,他甚至不用去管是不是阵眼。

  吴升很快就找准了位置,就是竹楼屋檐下挂着的一块红布。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宝贝,但并不妨碍吴升将其纳入观想之中。

  法阵的保护壳很快被观想出来,比烟波幻阵稍微复杂一些,是个环状外圆。外圆的面积很好求,吴升分分钟搞定,带入太极球,忍不住下了黑刀。

  观想多时,吴升猛然醒悟,这法器竟然是件粉色肚兜!这肚兜似乎有种魔力,映在吴升脑海中,挥之不去,依稀间,似乎还听见了各种婉转旖旎的叹息声,听得人血脉贲张!

  吴升大惊,这是走火入魔了吗?连忙停止观想,从不可描述的状态中退了出来。退得非常顺利,退出来后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除了……

  吴升低头看了看,去溪流处掬了捧凉水洗脸,待平静下来后忍不住再次观想。

  定格剥离了五个熟悉的云纹后,吴升再次见到了此行的目标,一个个不知原貌的云纹交织重叠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剩下的灵力运行轨迹。

  吴升继续观想这团交织在一起的云纹,却没敢剥离,更舍不得抽丝剥茧。一边观想,一边倾听着那些令人脸红耳热的喘息声,滋味相当……奇怪,心情相当复杂。

  观想多时,身后忽然有人冷冷问道:“尔乃何人,擅闯我万涛谷?”

  吴升立刻从观想中出来,转身时,见到个美髯中年修士,正是万涛谷主。

  “不敢擅闯,只为等候。”吴升连忙躬身施礼。

  万涛谷主疑惑道:“你是……”

  吴升道:“在下松竹居士,居于松竹雅苑,夤夜而来,实在冒昧。”

  “松竹居士?”万涛谷主没什么印象。

  “贵人多忘事,在下于东山小楼见过谷主。”吴升道。

  “哦……”万涛谷主还是没想起来,但既然说到东山小楼,自然就亲近了两分:“居士此来何意?”

  吴升道:“听说谷主有卷册图本,惟妙惟肖,如真人现于眼前……”

  万涛谷主顿时笑了,手指吴升道:“好好好!这大半夜的,居士倒是急人。稍待……”

  进了竹楼,捧出本绫罗卷册,向吴升道:“此乃我新近炼笔之作,自觉尚可,且去一观……瞧你诚意十足,便只收个材料钱,三百文。”

  一本绢图收费三百文,真是贵得离谱,但吴升如今是敞亮人,不好意思讨价还价,付钱走人。

  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收获还是很满意的,灵沙得了两千多粒不说,关键是又看了半天新云纹的流动轨迹,遗憾的是依然无法破解,只能慢慢潜心琢磨了。

  将新买的图卷随意翻开,顿时一阵心潮澎湃,这图画得真妙啊!眼睛盯着看上片刻,画中人物活灵活现,表情似哭还笑,离合间纤毫毕现,贴合处浑然天成。不知不觉看了半晌,便觉有些难以坐立,赶紧起身行走了两圈,这才平静下来。

  可画卷合上了,观想中又出现了那个粉红肚兜,实在令人烦躁得要死,太影响修行了!吴升气得想将画卷撕掉,最终还是没舍得——这东西的确是个宝贝,难为万涛谷主怎么画出来的,已经相当于法器一流的东西了,撕了殊为可惜。

  之后的一个月,但凡家里有法阵的,都遭了灾,被吴升以各种方式光顾,法阵被弄得残破了不少,如果此时有仇家来袭,这些修士和帮派可就有得瞧了。

  可是直到狼山范围内,他能寻到的所有法阵都被祸害完毕,也没有找到梳理那些新云纹的办法,脑海中反而多了十几团乱糟糟的灵力轨迹,以及一个粉红色的肚兜。

  吴升很想狠心破除一座法阵,把那团乱糟糟的云纹厘清,但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真这么干了,后患非常大。

  想来想去,还是要弄一座法阵来自己拆解,如此才是硬道理。

  就在吴升准备跑一趟山外,找门路去买法阵的时候,有客来访,客人是他完全没想到的人,沈月娘。

  “五哥,你这里好逍遥,比平舆城里的乌烟瘴气强多了,我都想搬出来住。”参观着松竹雅苑的景致,沈月娘有些羡慕。

  “逍遥什么?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人生在世,不外如此。”

  “有道理……嗯?五哥喜好作画?这是什么画卷……”沈月娘随手去翻桌上的画卷。

  吴升一个激灵,将画卷强过来塞在枕头下:“捡的……嗯,捡的……对了,月娘怎么独自个儿来了?狼山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二伯他们放心?”既然编瞎话认了平舆沈氏为亲,当然要继续扮演好这个角色,叫声二伯不吃亏,再说吴升对月娘还是很有好感的。

  沈月娘道:“三哥跟我来的,去莲浦集采买灵药灵材去了,难得来一趟,狼山虽不太平,我沈氏却也不怕,以前就来过的。”

  吴升给她沏上茶,问:“有事吗?”

  沈月娘见四下无人,直接道:“我父亲想问问五哥,能不能再炼制一枚青灵丹?”

  吴升眨了眨眼:“怎么不找你姐夫?”

  沈月娘道:“姐夫说了,没你在,他不敢保证炼出好丹药,他不在,你却可以炼出来,他让直接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