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AB0】成了腹黑竹马弟弟的Omega后 > 番外13;梁瀚x江桦
 
很快,梁瀚驱车带着江桦来到了他位于市中心的一套房产,是个百来平的平层,面积不算大,只是他一一个人想清静会儿的时候过来住两天,所以还算够用。江桦一路上都在吵着要下车,想趁着经理没发现自己擅离职守前回去,可是他没坐过梁瀚这么高级的车,连i]都不知道怎么开。到地方后他也闹着要回去,但梁瀚没听他的,拽着他就上楼了。桦被他拽进客厅,他奋力的挣扎着,不满的瞪着梁瀚,“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梁瀚皱眉盯着他,语气不容置喙的道:“我说了,为了孩子,你现在应该睡觉。”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这里来,说不定我现在都该在酒店睡着了。”

“酒店环境不好,有人需要什么你是不是还得起床给人家送过去"

江桦辩驳道:“都后半夜了,有几个人会叫东西,再说起来一‘会儿又怎么了。"

梁瀚眯起眼睛,江桦翻了个白眼,“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说完他就像转身打开门离开。

可他的手握着锁柄开了几下却没有将i]打开。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冷笑,“这‘个锁是指纹的,没有我的指纹你打不开。”江桦转头冲他咬牙道:“你这是软禁,我可以告你的!"梁瀚挑了挑眉,“随便你。”他指了指江桦旁边的一个房间道:“你今晚就睡这里,里面有洗手间,牙膏耗巾都有新的自己拿,我先睡觉了。”说完他转身就进了一个房间,然后关上了门。江桦赶紧冲过去重重的拍了门几下,怒道:“喂你疯了,开门,快放我出去啊,喂!"可是门板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房间里就像是没人一样。江桦气氛的踢了一脚门,然后侧身看着刚才男人让他睡的那个房间,门洞里黑乎乎的,啥都看不到。江桦觉得就像自己的未来一样,也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里面等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呆,他只好认命的走进了屋子里。在男人的家里睡了一晚上,江桦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这是他以前,上早班养成的习惯。

他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里的床太舒服了,软软的,整个人像是被包裹在里面一样。

江桦不禁又感慨,有钱人的生活是如此的舒适。在房间里的洗手间洗漱完,穿好衣服他才出门。刚准备找那个男人,结果就在厨房里看到了他。男人穿着一身暖色居家服,围着围裙,正在厨房里煎蛋,餐桌上也已经摆好了两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以及三明治什么的。看着男人熟练的样子,江桦有些诧异。

这个人在开着豪车,住着昂贵的大房子,又那么有钱,一看就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老板,或者大少爷。

他没想到这样人居然也会下厨,而且还做得有模有样的。梁瀚煎好鸡蛋后转身看着他正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自己发呆,道:“过来吃早餐!"

江桦回过神来,“哦”了一声然后走了过去。来到餐桌前坐下,江桦看着面前香喷喷的餐点,道:“你还会做饭"梁瀚喝了口牛奶,面无表情的道:“嗯。”见他就回了一个字,一副不喜欢交流的样子,江桦也觉得无趣不再说话了,打算吃早餐。

他夹起一个蛋卷放进嘴里,立马瞪大了眼睛,香软绵密,特别的好吃,心里对梁瀚的意外又多了一分。准备吃第二口,梁瀚突然递给他一个鸡蛋。江桦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盘子里的蛋,道:“我这里有"梁瀚径直把鸡蛋放在他的盘子里,道:“你怀孕了,多吃蛋。”江桦“哦”了一声,觉得有些怪怪的。

他从小爹不疼娘不爱,打他记事以来,自己每天要做的就是上学和回家做家务,别说吃饭的时候爹妈给自己夹菜,他只希望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不打起来就不错了。面对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己,江桦还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虽然他知道梁瀚是因为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所以才对自己这么好。不过对于没经历过的江桦来说,这也算是一种他比较宝贵的经历了。两人和谐的吃了一会儿早餐,江桦突然道:

“梁瀚。”就简短的两个字,一点起伏都没有。江桦知道他冷漠,也没计较,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无奈的笑笑道;“因为这个孩子,以后我们可能要打上-辈子的交道了我叫江

"

他还没说完,梁瀚就抬起头看着他,打断道:”江桦,我知道。江桦愣了下,点点头,随即想起来是自己昨天晚上告诉他的。

梁瀚不爱说话,江桦也不知道怎么,跟这种人相处,索性后面也就没说话了。

虽然两人之间相处得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格外安静,但好歹气氛还算是和谐。吃完饭之后,江桦就准备跟着梁瀚去医院检查,做亲子鉴定。个亲子鉴定是对他的一种怀疑,但江桦也不再生气了。

因为换做他是梁瀚,他也会不放心,也想搞清楚。况且做完之后梁瀚会帮他分摊一部分养育孩子的压力,孩子也能有健全的亲子关系,就冲着这些,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梁瀚开车带着他路过他上班的酒店时,江桦赶紧道:“能不能停一下车,我进去打个卡。”梁瀚转头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道:“反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打不打都一样。"江桦立刻炸毛了,“但是不打卡我这个月的全勤就没有了啊。”梁瀚充耳不闻,并没有打算停车,“多少钱我给你。”

“我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眉,眯起眼睛道:“再吵我就把你扔下去。”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样子,江桦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看了眼车载屏幕上的时间,发现/\点已经过了,这个时候他们经理已经到了,自己要是现在回去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要是现在不回去,到时候结算他还能辩解''下说是忘记打卡,或者没打上,反正自己没有早退就行。接下来的车程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江桦全程看着外面马路发呆。大约二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到了医院。梁瀚带他去的不是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立医院,这个医院江桦听说过,贵得要死。但是里面的医疗资源确是不输三甲的,由于收费贵,所以一般人几乎不会选择来这家,只有有钱人会到这里来,既不用排队,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医疗资源,还能享受特别好的服务。他直接到医生办公室见一个男医生,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似乎和梁瀚是朋友。

当梁瀚告诉医生他们的意图时,医生一直拿好奇和戏谑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儿,梁瀚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神,医生就立马笑呵呵的开始带着江桦安排检查去了。跟着医生东跑西跑,来来回回做了两个小时的检查之后,才做完所有需要的项目。

因为结果最快要两天才能出来,所以两人做完检查之后,就离开医院准备走了。,车上,江桦正打算回宿舍换件衣服,可还没跟梁瀚开口,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名字,江桦立即觉得大事不妙。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酒店的经理。

他不是身居要职,和经理也没什么;深厚的关系,经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无非就是兴师问罪。1292621

江桦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的把电话接起来,紧张道:“喂,张经理话音刚落张经理就在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才上几天班就敢早退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吗。”江桦赶紧解释道:“对不起张经理,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听着他紧张的语气,梁瀚转头看了他一眼。张经理又道:‘听到这话,江桦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张经理你听我解释,经理,张"张经理没听他解释,将电话给挂断了。着屏幕上的张经理三个字,然后转头幽怨的盯着梁瀚,“都怪你,这下好了,工作没了,全勤也没了。”梁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到底是蠢还是没长脑子这种工作有什么好做的不就是几百块全勤吗,我给你就是了。"江桦气愤道:“这不是几百块钱的问题,算了,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气呼呼的看了梁瀚-眼,“我的全勤和这个月的工资都别想拿到了,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如数补偿给我。”梁瀚摇摇头,特别拽的道:“我给你三倍,买你闭嘴!"江桦看着他那幅嘴脸,真想一拳砸他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