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23章 77周目:绝响
 
“……你赢了。”

看着坂口安吾这样认真的表情和话语,半晌,何念突然笑了起来,道:“你又没有背叛过我,我当然也不会怪你。又怎么算是原谅?”

坂口安吾突然显得有些无措。

“其实……”何念想了想,歪头望向太宰治,继续补充道:“那个我,他也早就原谅你了,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他?”

早就原谅了……?不好意思说……?

这会是太宰治的想法吗?

坂口安吾措不及防听到这一连串的安慰,便下意识地听从何念的话,回头看向太宰治。

太宰治抿着嘴,小声反驳:“才没有,我是永远不会……”

何念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太宰治深呼吸几下,很快转变了态度:“嗯,原谅了。”

坂口安吾弱弱道:“太宰,那个,其实……真的不用勉强的。”

太宰治面无表情:“没有勉强。”

坂口安吾无言以对,再稍微加点友善的面部表情说不定我就信了啊,太宰。

而一旁的何念则更加虚假了,直接忽略掉这两人间诡异的气氛,就像只听进去了表面的话一样,笑道:“这样不是很好吗?”

织田看着何念的笑,却比之前更加感到不安了。他压低声音闷闷地喊:“太宰。”

“还有,不要想那么多。”何念安抚地说:“我是不会死的。刚才只是个玩笑啊,没想到你们竟然都被吓住了。”

其他人露出不信任的表情。

“……稍微表现得惊喜一点呀。”

何念无奈,知道只是这样说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便从天台边缘缓缓走近来。

织田碰触到了他的衣角,这样的距离是肯定能拉住对方的距离,且不用再担心何念随时从天台边跳下去的能让人放心的距离。

何念解释道:“现在的我算是成为了‘书’的一部分吧。因为‘书’出现问题造出了这个地方,所以我才顺应这里原先的发展一次次地被迫死亡。但是,不会真的有事的。毕竟‘书’是世界的本源,我有把握等它自我修复好了之后,我就还会再出现的。”

织田听着他的话,像是在听一个美好到不太真实的梦。

“对了,我和那个我也说过了哦。本来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的,因为可能要花费很长时间我才能回来去见你们。”

织田和安吾望向太宰治。

太宰治配合地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很是可靠的样子说道:“是的,只是开个玩笑啦。”

但坂口安吾还是忍不住问:“可是,你的墓……是怎么回事?”

“墓?”

“嗯,就在之前……”坂口安吾说着,看了眼织田的表情才继续道:“织田作先生的墓所在的地方,立了个新墓碑,上面刻着的是你的名字,而且还是这几天才刻上碑文的。”

何念从首领宰的记忆里搜寻相关信息,立马反应过来那是首领宰自己给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墓。当时他设定这个幻境时,完全是将if线世界的模样照搬过来的,也没有注意到这座墓。

顺便何念也记起了些多余的事,那个墓碑上应当刻着立碑人的地方原本刻的是友人的字样,表明是太宰治的朋友为他立的墓。

一如原世界里,织田作之助的墓碑,上面便标的是友人为他立下的。

这点小小的贪心促使着那个人刻上了字,可是最后,理智又让他不得不重新将字划掉。

因为不能给他们添麻烦了。要是mafia前首领的墓碑上多了友人这类不像他该有的碑文,肯定会被整个mafia疯狂地找寻他生前从没听说过的朋友的。说不定,会给织田作之助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儿,何念却只是随意地解释了下:“那个墓碑啊,我记起来了。那也只是个为了和织田作同款而打造的有趣的东西,没有说我会马上就住进去啊,或许百年之后才……”

这样的话不能让坂口安吾信服,他刚要再次提出疑问。

但说着说着,何念突然用手掩住面,开始咳嗽起来,感觉状态很不好的样子。

坂口安吾慌乱问道:“没事吧?”

何念没有及时回答,依然咳嗽着,坂口安吾这才注意到他额上不知不觉布满了汗,脸色也比起之前来说更加显得苍白。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而抑制不住的咳嗽越来越剧烈,像是要将五脏六腑全部咳出来一般。

他虽然捂住了嘴,但仍有无法掩饰的血顺着指缝间缓缓淌下。

鲜红的血被织田作之助的目光第一时间捕捉,这仿佛如同一种诅咒,他永远只能看着何念离开,不论多近都无法抓住对方。

织田哑声喊到:“太宰1

“没事。”何念咳了半天才勉强停下来,将沾上了血的手背到身后去。

不过,血液汇聚在指尖,一滴一滴地滴在地板上。就连他的脸上也留有血的痕迹……根本无法掩饰。

但他似是终于缓了口气,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淡然解释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不跳楼的话也不过是换了种方式暂时离开罢了,这是必然的。不是为了让你们能出去,只是比起一次次等死,我更想自己决定自己的死法。”

织田突兀地问:“需要多久?”

何念自然地接过他的话,回答:“嗯……最长三年吧,等到三年时间结束后,咳咳,我们一定还会再次见面的。相信我。”

“可是,你骗过我很多次了。”织田无一点感情语调地说出这句话,可是不知为何让人感觉听出了委屈的意思。

“是、是么。”何念有点心虚,确实。来到这里短短几天,他都快记不清欺骗了他们多少次了。可还是必须得……不过,这次也许算是善意的谎言了吧?

“但是这次没必要啊,我为什么要编造一个很容易就被拆穿了的谎言呢?三年之后见不到我,就随便你们要不要跳楼了,怎么样?”

“咳咳……”咳嗽声再次响起,何念艰难地将话说完:“只是我最怕痛了,还是不想慢慢等待着这样的死亡。”

织田作之助僵硬地说“我明白了,那不要撑着了,很痛的话就……就……”可以看出他是用了很大的努力才说出这样的话,可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他都始终无法说完。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99%……】

“谢谢。”看着这样的织田,何念忍不住低声念叨:“果然还是好想……”好想留下来。

他的声音太小了且含糊不清,织田没有听清,问:“太宰?你说什么?”

何念摇了摇头:“没什么。”

他重新回到了天台边缘,笑道:“那就这么约好了?”

“嗯。”织田垂下头:“约好了。”

然后,黑色大衣的青年微笑着一个个说出道别的话:

“再见了,另一个太宰治。”

太宰治望着何念这边点了点头,眼神复杂。

“再见了,织田作……还有安吾。”

坂口安吾声音微不可闻:“……再见。”

而织田作之助许久没有开口,似乎还抱着不说再见就不用再见的想法。但最后犹豫了很久,还是说了:“太宰,再见了。”

在听到系统像往常一样‘叮’地响起提示音后,何念安心地闭上了眼,向身后的高空躺了下去。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

坂口安吾还是没忍住,看着青年从天台上倒下时,他便下意识地喊:“太宰——”

且在那一刻他上前,尽力地向那人的方向伸出手,然而仅仅是指尖擦过了青年那随风扬起的暗红色围巾。

【堕落论】——能读取物体记忆的异能悄无声息地发动。

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谁也不知道坂口安吾会在这时突然使用自己的异能。

就连坂口安吾自己都没想到,他会在那一刻来不及反应地使用了异能。

……明明有料想到的,明明不想知道真相的。但本能反应还是不想自己骗自己。

他怔怔地立在原地,望着楼下,回忆起自己刚才看到的记忆。

坂口安吾之前试过,在这个地方,他异能只能看到每次新的重置开始后的内容。时间重置似是把周围的所有物品刷新重现了一次,所以他永远无法看到上一次重置的场景。

不过,这样也够他确认何念的话是否真实。而在他刚刚所看到的记忆里……

“安吾,你是不想活了吗?”是太宰治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之前一直离天台边较远,但不知什么时候,太宰就突然走到了坂口安吾身边。

坂口安吾愣神,对上太宰治的眼神,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靠近了天台边缘的地方,且身体离从这里掉落死亡仅差一步之隔。

像是将要追着那个人一起跳下去般。

坂口安吾站回来了点,勉强堆起一个像是在哭的笑容:“不会的,我不会跳下去的。还有三年的约定,我还记得……三年后,一定就能再见面…只用三年……”

他反复重复着‘三年’这个词,似乎是这样一直挂在嘴边,就能够说服自己相信一样。

太宰治没有对他的话有什么表示,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如预想的一样,世界很快便开始崩塌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等待着最后的到来。

地面在摇晃,地砖一点一点从最边缘开始掀起,然后消散在虚空中,风愈发猛烈地刮着,就连天空也从边角处起被不知名的存在所吞噬。

许久,这里将全部消散化为虚无的时候,坂口安吾听到了太宰治的声音:

“织田作如果能原谅安吾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坂口安吾愣了一秒,还没来得及侧头去看太宰治。

紧接着,织田作之助的声音也在另一侧响起:“我想,那个我早在临死前就已经原谅你了。”

他被原谅了埃

在这种时刻听到这样的话,真是……坂口安吾掩饰地擦了一下酸涩的眼睛,抬头看向天空。

还有最后的一抹火红的夕阳倒映在眼中。

像极了那个人刹那而绚烂的生命。

不论夕阳多么的美好,终究还是短暂的。但也正因为是最后燃尽了一切的绝响,才能如此的动人心魄吧。

坂口安吾无声地张口:“谢谢……”

虽然他想道谢的那个人已经无法再听见了。

下个瞬间,眼前便猛地被黑暗笼罩,这个世界不复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