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22章 77周目:怎样都无所谓
 
沉默在蔓延。

织田作之助觉得时间似乎变得很漫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僵持着,没有再开口说话,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

而何念在织田说完那句别说了之后,也便听话地没有再开口了,很有耐心地静静等待着织田的下一步动作。

夕阳的余晖映在何念眼中,将鸢色的眼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使他的眼神显得更加温和且包容。

看着对方这样的眼神,织田突然不切实际地幻想,要是他永远不再开口,是不是就可以一直维系在这里,不再与何念告别?

不说再见,也就不会有分离了。

这是小孩子的想法。

但织田已经不想面对这样的现实了。

他哑声问道:“……可不可以留下来?我……”

“抱歉。”

虽然看何念的样子像是织田说出什么他都可以去做,但他还是坚定地拒绝掉了。

唯独这个请求不可以,但织田也只有想让何念活下来这一个请求。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留下来?……为什么一定要自杀?”织田始终没有想通,他一边问一边试探性地往前走,去靠近何念。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只是想离开了。别再试图救我了。”何念微微低下头,理智地说:

“织田作,你明白的。一心寻死的人是无法被救下的,就像……当年‘我’没能阻止‘你’去mimic一样。现如今,你也不可能阻止我。”

织田作之助噎住,并且在这一刻顿住了步伐。

他停在了一个离何念较近,但还有点距离的地方。他知道这是何念能接受的最近的距离,也是他刚好无法阻拦对方跳下去的距离。

织田明白太宰说的,无法阻止一个一心寻死的人。这点他早在之前的那七十七次时间重置中就明白了。

但……就是因为知道无论如何也难以改变既定的结局,才更加……

织田的沉默让何念松了一口气。

但突然,织田快步走上来,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

何念像是完全没料到这举动般,抬头望去,不解地开口:“织——”尚未说完。

何念看到织田作之助温柔地伸出手,将手心轻轻贴在了他的侧脸上。

他愣住了。

下一刻,织田抓住了他左侧脸旁的绷带,轻轻一扯。

刹那间,白色的绷带四散开来。

何念感受到左眼的束缚被骤然解开,无数刺眼的光线争先恐后钻入眼中,黑暗一瞬间便被光明所取代。

刺眼的光使他的眼睛酸涩得快落下泪来。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94%】

“……织田作?”

何念望向织田,张了张口,想说出的话又被自己咽下。

织田小心翼翼地问他:“太宰,我们回去吧?”

“不,”何念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又睁开,语气也变得淡漠:“别过来了。”

织田还记得刚才他扯开绷带时,何念眼底的动容,但为什么对方还是立刻转变了态度?他恍觉这和何念一次次自杀的原因有关。

“太宰……”

“别过来了。”何念的声音不受控得有些尖锐。

现在若是继续逼问下去,何念很有可能马上就会跳下去。织田对此无能为力,只好默默地退了一步,不再动作。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织田回过头看去,身后,坂口安吾走上前来,一步步走近天台边的何念。

这一举动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何念制止了他,冷冷道:“安吾,再过来的话,我们就要提前说再见了哦?”

坂口安吾像是安抚对方一般地放缓了脚步,但却还是没有停下,他扶了扶眼镜,用着坚定的语气说:“不用。你现在跳下去的话,我就也跳下去,我们便很快就能再次见面,也不用说再见了。”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中,坂口安吾离天台越来越近。

何念像是没听清他的话一样,再次确定了一下自己是否听错了:

“你是认真的吗?”

“嗯。”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97%】

坂口安吾走到了何念面前才停下。

何念侧头看着他,目光阴沉:“我没有和男人一起殉情的嗜好。”

坂口安吾却笑了:“我当然也没有。”

这样的态度,让何念有些拿捏不定。

“啊,”想了想,何念叹了口气,“一起死倒也没问题,谁会拒绝有个人陪着一起死呢?所以说,安吾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因为你的死而放弃自己这么久以来的愿望?”

“不知道,所以我只是赌一赌。”坂口安吾看着何念一直没有举动,便边说着边伸手向前去抓何念的肩,眉眼微弯:“看来,我赌——”赢字还没有脱出口。

本应该抓住的手却落了个空。

何念侧身躲过,但身体却离落空的地方更近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随时能从这里掉落下去,他却似乎不在意自己的处境。

何念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说:“我记得那个我说过吧,我还没有原谅你埃”

坂口安吾略微睁大眼睛,过往的记忆涌入脑海。

——曾经太宰举着枪对他说的话,和现在何念说的话仿佛重叠在一起。

——“你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吗?”

那次的卧底行动是他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错误的选择让他失去了此生最重要的两个友人。但后悔也没有用了,过去的已然过去,重要的是现在。

坂口安吾握紧了拳,像是已经走投无路一般自暴自弃地说:

“原不原谅都随意吧,反正也没有别的路了,你想跳就跳吧。”

何念看着对方的眼睛。

“……我会一起跳下去就是了。”

何念的表情越来越冷下来,眼底的阴影弥漫。与之相对的是,坂口安吾苦笑着问:

“所以,太宰,你会怎么选择?”

何念沉默许久,就在坂口安吾都快以为他没有听见时。

他低下头,抬起时便换了个表情,浅笑道:“问我有什么用,这得问问安吾该怎么选埃安吾在我和……”

何念环顾一圈,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织田作、还有那个太宰治之间该怎么选择呢?不过……想来也知道的吧?不论是一个人比上三个人,还是认识这么短的人比上熟悉的旧友,谁都明白该怎么选择吧?”

身后,太宰治的声音也在这时同步响起:“安吾,你忘了我和你说的话了吗?”

坂口安吾镇定回应:“没有忘,我已经想好了。”

织田作之助连忙望向太宰治:“什么选择?太宰,你和安吾说了什么?”

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太宰治看了看何念,得到默许后,便耐心地为织田解疑:“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被永远留在这里的风险也就越大。只有……他一次次死掉,这里才会崩溃,我们也才能回去。”

原来是这样……

何念果然不是执意要离开的。

织田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不光是他,这也牵扯到了坂口安吾和太宰治,所以他无法轻易开口。

这时,坂口安吾说话了:“确实,这很难眩但是我不想做出选择了,你们都要活下去。”

“反正还剩最后一次重置了吧?之前每次重置完,身体的状态就会恢复。所以我死亡后这里大概率也会消耗能量吧,这是压垮这里最后的稻草。就算不能复生也无所谓,既然没原谅我的话,那么不管我怎样都无所谓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