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20章 7周目:两难的抉择
 
十几个小时之前,从酒吧出来后,坂口安吾就跟着太宰治,两人沉默地走了一长段路后,到了一个对两人来说都是非常熟悉的地方。

——墓园。

——这里是他们世界里的织田作之助的安眠之地。

按理说,在织田存活着的这里,他的墓碑应该也不存在了才是。

但是,坂口安吾却仍然看到了那座熟悉的墓碑,就安置在那棵熟悉的树下……他的脚步顿了顿,停在原地。

太宰治没在意他,自顾自地走了过去,拿出自己先前从路边揪的一朵鲜艳的花,随意地放在碑前:

“懒得买花了,你将就将就吧。”

坂口安吾觉得不对劲,感觉太宰治的态度有些奇怪。他迟疑片刻后,还是向那座墓碑走过去,靠近去看。

然后,坂口安吾被吓到了。

“太宰?”语调不觉提高了几个度。

“安啦。”太宰治终于搭理他了,笑眯眯地,用看好戏的语气道:“目前这座墓还是空的呢。”

而坂口安吾怎么可能安下心来,因为这座墓可是……眼前原本应该刻着织田作之助的墓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墓碑。

简单到上面只有太宰治这三个字。

不对,墓碑上应该刻着立碑人的地方有字。但似乎是刻上字的那个人刻完后又后悔了,将字划掉了,坂口安吾无法辨认那里原先刻了什么。

他皱起了眉,脸色几经变化,然后便在碑前蹲下了,伸手轻轻地摩挲碑文。

看起来不是专业的刻工,上面的字不太整齐,而且没有别的墓上几乎都有的墓志铭,甚至最重要的一点是……

坂口安吾低头,看着指尖沾上的白色粉尘。

碑文应该是最近几天才刻上去的,不然若是下雨,上面刻字留下来的石头粉尘便早就会被雨水冲刷掉了。

“太宰,这个墓……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能看出来吧,是他给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墓地埃”太宰治看上去很是期待地说:“真是好主意,在这件事上我们倒是不谋而合了,我以后也一定要葬在这里1

坂口安吾默默略过了对方的后半句话:“……他早已经计划好了自己最后的结局?”

“嗯,是个漫长的计划。花费了很多年,做了那么多努力,就是为了走到最后的那一刻埃”

“……”

“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才终于完成计划,马上就要迎来梦寐以求的死亡,真的很不容易对吧?”

“太宰,你到底想说什么?”

“那我就直白点吧。”太宰治叹了口气,盯着坂口安吾的眼睛,道:“我的意思是,放他离开吧,这也是他的愿望。”

坂口安吾沉默,虽然心里也知道无法阻止一个一心想死的人,但是……他也怎么都说不出口,同意放太宰离开什么的这种话。

看着友人死亡而无力去阻止这种事,一次就已经够痛苦的了……

“我还是认为——”

太宰治打断了他的话,轻飘飘地说出恐吓的话:“织田作会死的哦?”

“……什、什么?”

“不光是织田作,你和我也会死去。如果……那个人不一次次地死掉的话。”

坂口安吾的瞳孔微缩。但是罕见出乎太宰治的意料,他抓住了另一个重点:“所以说,他的自杀不是自愿的?”

“……?”

“他不是为了死亡,才一次次自杀的对吗?他其实是想留下来的吧?”

也许是这样的吧。

但是……就算这样也没有办法的。

“安吾,”太宰治一字一顿道:“可他已经死了。”

“但是……他现在还存在着。”是书的作用也无所谓,是暂时性的存在也无所谓。既然他还能思考、能操纵身体,就怎么能算是死了?说不定,说不定还有别的办法让他留下来的……

太宰治摇了摇头。他将之前与何念聊的关于这个空间存在的一些发现和猜想告诉了坂口安吾。

包括但不限于何念的死会促使空间的崩坏,还有他们在这里拖的时间越长越接近死亡等等。

把一系列的利弊都摆在坂口安吾面前了之后,他问:

“……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你准备让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吗?”

坂口安吾哑口无言。

……

时间推移,太宰治和坂口安吾没有再聊起这一类沉重的话题。

他们难得平和地待在一起,聊了聊这些年的经历,都没有提起去找织田,像是约好了给何念留够与织田告别的时间一样。

然后过了一晚,在凌晨时刻,时间重置再次发生。

睁开眼睛,两人就出现在了大街上了。

紧接着很快,他们就很巧地远远目睹了何念和织田接连跳河的场景。

太宰治匆匆赶到河边去,一边跑一边说:“织田作真是太胡来了……安吾,你在岸上注意一下河里的动静。”

“太宰……”

“我去把织田作带回来。”

话罢,太宰治便干脆利落地跳入水中。坂口安吾都没来得及问出,那另一个‘太宰治’怎么办?但问了也没用,他知道太宰是故意忽略掉那人的。

坂口安吾想了想,犹豫地看了眼河面,太宰治的话在他的脑海中徘徊。

如果阻止那人死亡的话,织田作和太宰可能就会……这样的两难局面,太难抉择了。

坂口安吾纠结许久,直到突然看见河底涌上不正常的绯色血水,那一切的顾虑就都随之烟消云散了。

记忆里,‘太宰治’满身是血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不论怎样都不能放手不管。其他的先放在一边,他必须得去找到那个人。

就现在。

……

不久后。

“咳咳……”织田作之助猛地坐起身来,用手捂住胸口,拼命咳嗽着,咳了好一会儿水才停下来。

“你没事吧?”

织田转过头,看见一身沙色风衣,戴着波洛领结的青年正在一旁,关心地问道。

“太宰?你怎么在这里?”织田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很快他还是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急忙道:“对了,他怎么样?”

太宰治答非所问:“织田君,你晕过去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到现在也有好几分钟了,再加上之前在水里也待了很久。”

织田意识到了什么,愣愣地问:“……所以?”

“溺水死亡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10分钟,失血过多,死亡的速度也会更快。”

织田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僵硬地道:“你不是说……不会有事的吗?”

太宰治噎了一下,垂下了头。

“安吾进河里去救他了,但是现在还没有上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已经死亡了,所以坂口安吾才会现在还在河里待着,不敢上来见织田作之助。

像是在附和太宰治的话,身边的景物在这一刻开始扭曲分离开来……

反复到让人崩溃的画面出现。

织田不由得升起绝望的感觉。就连这一次都无法阻止对方的自杀,那下次重置到更远的地方,说不定连面都无法见到,对方就……

……

这个感觉没有错,接下来的每次重置果然都是以很快的速度结束又重新开始的。

那人在远离织田他们后,便快速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织田作之助无论怎样努力,却都无可奈何,甚至连见到对方一眼都显得艰难无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