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14章 6周目:想让你尝尝的硬豆腐
 
时间再次重置了。

织田作之助的额间布满了冷汗,他深呼吸平复气息,极力按捺住跳得过快的心脏。

片刻之后,他才缓过来一些,看向四周。

这次似乎是重溯到了他刚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于是他又坐了回去,望着眼前熟悉的人——‘太宰治’。

身旁穿黑色大衣绑着绷带的青年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并努力对他扯出来一个微笑。

这惨白的脸色,织田都快看习惯了。

‘太宰’总是对自己够狠。

一定很痛吧,织田想。

太宰不是很怕痛吗?为什么还会一遍遍重复无用的自杀呢?

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太宰,你说错了,还是很痛的。”

何念一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织田是在说之前他开玩笑一样说的那句不会有任何痛苦……他那时其实就是随便说说,活跃下气氛而已。

他虚弱地笑笑,说的话依旧气人:“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第一次试用枪自杀,没有经验,下次就好了。”

织田哽住了,沉默了会儿才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很怕痛吗?”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受了点小伤都会嘟嘟嚷嚷地呼痛很久,然而仅仅是几年时间,他就成长到如今反复死亡也无所谓疼痛的样子了吗?

何念的表情很明显地怔祝然后,他像是被逗乐一般地弯起眉眼:“是啊,超级痛呢,反复死不掉什么的真像是一场噩梦埃”顿了顿,又道:“也算是一场好梦,

“毕竟,我可是见到了织田作埃”

“这样埃”织田认真地说:“那可以不自杀吗?我们以后可以常常见面的。”

“……”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33%】

‘织田作这样说也太犯规了吧。’

系统没有感情地回应:【……哦。】这不都是你自己引导的?

不过虽然对面是织田罕见的直球攻击,但何念还是不能答应无法做到的事。

“不行哦。”何念微微垂下头,轻声道:“我很苦恼的,唯独这件事情是无法做到的。织田作也知道不是吗?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会阻止我自杀吗?”

“可是……”换作没经历mimic事件之前的织田作之助确实不会涉足太宰的那份孤独,可是那时临死前的他已经后悔了。

况且现在的太宰是真的想要死掉埃

坂口安吾也在一旁提醒织田:“这样的自杀是没有意义的,太宰看起来不像是为了完成心愿,而像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织田看了看坂口安吾,又看了看暗处看不清神色的太宰治。太宰一直安静地坐在那儿,不言不语,就像个局外人一般。

他思考了片刻后,将坂口安吾的话换了种说法对何念陈述了一遍。

“嗯……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什么?”

何念破罐子破摔一样地说:“就算有别的目的,归根结底不就是无法转换成任何东西的死亡么?我累了,只希望不受打扰地安静离开罢了。”

既然都这样说了,确实也没有再劝说的理由。

如果太宰真想自杀的话,他们拦得了一时,又怎么可能一直拦得住?

织田张了张口,又合上,想要劝阻地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不久前的场景突然从脑海中闪过,他想起了之前在天台上,隐约听见对方说的那唯一的遗憾,织田立刻有了点想法:“能给我一些时间吗?”

“啊?”似乎是没想到织田这个反应,何念一下子失了神。

“我想给你看看我写的小说,可以么?”

何念表面仍旧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小说?”

‘嘶,真不愧是织田作啊,一下子就明白了太宰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不是你当时专门提醒了的缘故吗?】系统终究还是没忍住对何念的吐槽。

而织田作之助看见何念这样的态度,再接再厉地说道:“我的小说刚刚写完,手稿就放在家里。太宰你想看看吗?或许你可以帮我提一些意见。”

何念下意识地就想答应。

又在临出口时瞥了一眼太宰的方向,却最终还是私心地应下了。

“好。”

还有些时间。

……

出了酒吧的路上,

“织田作,我们去哪儿?这应该不是你家的方向吧?”

“织田作?”

“你在听吗?”

何念伸出手在织田的眼前晃了一晃。

织田作之助这才转过头,看向何念:“抱歉,我刚才……在想些事情。”

方才从酒吧出来时,太宰治默默地离开了,一句话也没说。坂口安吾怎么都无法叫住太宰,便和他说要与太宰好好谈谈什么的,也就跟上了对方。

现在想起来,总还是不太放心太宰。

之前太宰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为什么要帮助‘太宰’自杀呢?很多值得思考的疑问。

不过这些‘太宰’看不见,还是没必要告诉他了。

“走这条路是因为可以顺路去买些菜。”

“……买菜?”

这是织田作该说的话吗?况且,现在适合买菜吗?

“嗯,天色不早了,而且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自己做饭了。”

何念抿了抿嘴:“不是说去看织田作的小说吗?”

“是的,不过也可以吃完了再看吧。”

何念不太赞同地皱起了眉:“织田作,我——”然而,拒绝的话还没开头。

织田作之助打断了何念的话,这是他少有的失礼举动,可能他也知道何念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并且同样难得的,织田露出了一个笑容,这点表情能从他一直面瘫的脸上表现出来可太不容易了。

他揉了揉何念的黑色卷发,这动作就像是对待自己收养的那些孩子们一样熟稔。

他笑着说:“我想尝尝太宰做的硬豆腐。”

何念顿时感觉周遭街巷交谈的人声,汽车的轰鸣声,树叶哗啦啦响动的声音……甚至连耳边的风声都一下子停了下来。

安静得只能听见织田作之助说的话。

“硬豆腐……”他不自觉地喃喃道。

“就是太宰你之前说过的,那种能在上面钉钉子的好吃的硬豆腐,我一直很想尝尝。”

此时,受到首领宰记忆的影响,何念所处身体里属于太宰治的情感占据了上峰。

他恍惚地仿佛站在了另一个空间里。

眼前是织田作之助的墓碑。

他捧着还带着露珠的白色花束,闭上了眼。

明明没有说话,却听到了自己…不,是太宰的声音——“我的特制豆腐,本来还想给你尝尝的埃”

下一刻,织田近在咫尺的声音便打破了那一幕,将何念拉回现实“太宰,你怎么了?”

“没事,”何念抬起头,笑着看向眼前的人:

“我也是,很久前就想让你尝尝硬豆腐了。”

……

‘织田作笑起来的样子……’

【嗯?】

‘也太ooc了吧。’

【……】

……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43%】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