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12章 4周目:你看见了吗?
 
“……要是你再也无法回去呢?”

“什么意思?”织田作之助问道。

“要是我说,你现在过去的话就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再也不能看见活着的孩子们,再也不是侦探社的一员,再也……”

“太宰1

坂口安吾忍着怒气,压低声音打断了太宰治越来越快的语速。

太宰治就像是被扎了一针的气球,一下子泄了气,苦笑道:“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去吗?”

织田认真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我是不可能看着他死去的。”

脑海中的记忆、眼前太宰的态度,无一不证实着那跳楼一幕的真实。死亡……怎么能再次目睹对方死去的样子?

“但是……”太宰治不得不泼一盆凉水,说出冰冷而淡漠的话语:“他已经死了。”

“什么?”坂口安吾不可置信。

太宰治没看他,继续对着织田说:“你不是看到了吗?他从楼上跳下来,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是……”织田作之助下意识反驳,明明刚才对方还好好地活着和他们笑谈着。但是,太宰没有说谎……他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他早就死了。所以放弃吧,没用的,你是无法救下他的。”

太宰治下了最后的通判。

空气中一片沉默。

织田顿了顿,再次开口:“无论如何,我都是一定要去的。”

“织田作——”太宰治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

都这样说了,还是这个打算么,太宰治垂首。

算了,真是的。织田作如果想留在他们这个世界的话,他自认也是无法拒绝的。

“……随你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嗯。”织田作之助对着太宰治笑了笑:“谢谢,我很快就回来。”

然后,他转身再度向楼上去。坂口安吾也默默跟上了织田。

太宰治就这样看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视线里,再也看不见了,才低声喃喃道:“……说谢谢也太客气了吧。”

毕竟,织田作之助非要去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拦得下?

……

在两人快到达首领室时,空间又开始不稳,连脚下的路都摇摇晃晃。

就像是马上会再次经历时间重置。

两人不约而同加快了速度。

然后,焦急地推开门,织田作之助第一眼便看见了正对着门口的桌上趴着一个黑色卷发的青年。他就像睡着了般,闭着眼,脸上露出安心的神情。

织田走过去,停在了何念面前,颇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现在是见到对方了,但却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坂口安吾立在门口,捡起脚边的小瓶子,眼神便立刻变了。他示意织田看瓶子上的标识,颤声道:

“这是……安乐死。”

果然,‘太宰治’他自杀了!

织田作之助一时间没办法将‘太宰’与安乐死这个词联系到一起。

“你在说什么?”

他看着青年,就像没听清一般,恍惚地问坂口安吾,眼前的人不是仅仅睡着了而已吗?

“安乐死……这应该是太宰刚刚喝下的。”

坂口安吾声音干哑地回答,他握着瓶子的手不知不觉地攥紧,用力到指尖发白。

织田愣愣地、不确定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何念。明明,还是有温度的埃

杂七杂八的念头涌上心头。

就在负面情绪快要压塌他的时候,织田突然发现何念枕着的手臂下方有一本书,正被对方紧紧地握祝

是什么书,直到这种时候还依然紧紧握住?

就像是为了快速转移些什么,织田不知不觉就用手碰触上了书的封面,顿时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眼前则是幻觉般地出现了一道白光。

“织田作先生1坂口安吾的声音就在身边,但却如同隔了一层雾般不真切。

织田有些晃神,他看见安吾焦急的神态,便想开口说我没事,可是脑子昏昏涨涨的。

面前的白光越来越亮,很快,周围只剩下雪一般的白茫茫一片。

突然,“织田作。”

熟悉的让人想要落泪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织田匆忙回头,想找到那人的身影。

但身后的场景却使他愣住了——又是lupin酒吧,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着三个人,正是他自己、坂口安吾与太宰治,他们在融洽地喝酒谈天。

他环顾四周,顿时发现周围的景物也变了。

昏黄温暖的光线,不大的酒吧空间,舒缓的轻音乐……织田作之助突然站在了这里。

他看着前面那三人的交谈,就像是措不及防地闯入了过去的时间线,茫然无措。

先前那个声音正是太宰治,十八岁模样、黑色外套、右眼缠着绷带的他此时正嬉笑着说:“织田作……”

织田看到另一个他用习以为常的态度回应,不论对方说的是怎样夸张奇怪的话。

而坂口安吾则在一旁吐槽,说着织田作先生,不应该这样惯着太宰之类的话。

气氛自然而轻松,是一种让人想永远留住的画面。

织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好像……有个照片,拍的就是他们三人在这里的场景。

他不禁想,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但刹那间,眼前的景物再次变化。

还是在lupin酒吧,还是他们三个人。

眼底的温暖和喜悦尚未褪去,织田却突然感觉到他们三人间的那种隐隐约约存在着的联系断掉了。

“如果有一天……”坂口安吾用带着期盼与愧疚的声音,对一旁的另两人许下未来再次聚集于此的期望。

“别说了。”

织田惊讶地发现这句话,竟然正是他自己说出口的。

“别说了,安吾。”那个织田头也不抬地低声说道,语气中满是失望。

坂口安吾的话被打断,他沉默地看着旁边一下子变得生疏了的友人。

此时他和另两人之间仅仅隔了一个座位的距离,但却仿佛已经多了一条无论如何也难以填平的沟壑。

名为背叛的屏障拦在了中间,那一边是织田和太宰,这一边只有他隔着屏障遥遥相望,抱着过于天真的期望妄想回到他们之中。

坂口安吾可悲地发现,再次重聚只是美好的幻想,他们终究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

最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曾无数个夜晚聚集于此无话不谈的友人们,随后便一句话也没说地走出酒吧。

这一场景也随着坂口安吾的离开而落幕,织田开始思考,为什么会看到这些?

那本书又是什么呢?

他有了点想法。

可没等他思考多久,下一幕又快速上映了。

“砰——”

枪声骤然响起,织田看到另一个自己和一个不认识的人互相开了一枪,紧接着双双倒地。

这样的画面真是太突然了。

太宰治也正从门口奔过来,大喊着:“织田作1

这个太宰同样一身黑衣,缠着绷带,却是将绷带缠在了右眼,而且年龄上看起来也比‘太宰治’更校

不过总归都是太宰治,但现在对方的举动却又感觉一点也不像是太宰,反而像是个难过到快要哭出来的孩子。

织田看着他慌乱地奔过来,完全失去了平时对看透万事万物的冷静自若,就连披着的大衣,都因为他的太过匆忙而滑落在地。

织田有些不忍,不自觉地挪动脚步,站在那个正淌出大量鲜血的自己前面。

似乎妄图挡住太宰的视线,阻止太宰过来。

然而,当然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一个观众而已,怎么可能干预已经发生过的过去?

太宰治还是穿过了织田,如同穿过空气一般无知无觉。

织田看见,太宰凑到另一个他身边,脸上是难以看见的慌乱神情。一眼看上去就没救了的枪伤,太宰却还是自欺欺人地安慰他:“说不定还有希望……不,你一定能得救。”

直到他强行打断了太宰的话,平静地接受了自己要死了的现实,并说出遗言。

——劝说太宰去到救人的那一边,那样的话,至少还好一点。

然后,临死前最后一刻,他伸手将太宰绑在右眼的绷带扯掉了。

看到白色绷带滑落散开时,

织田突然想起那个一袭沙色风衣、浑身只有脸上没缠绷带的青年,对方总是用鸢色的眼默默注视着他。

那眼里夹杂着种种情感,难过、喜悦、不舍……晦涩难懂的种种深意夹杂在一起,似乎还有种奇怪的隐隐期盼。

那时的织田根本无法理解,但现在想来,青年每一次望着他的眼神都分明在说:

织田作,你看见了吗?我按照你说的,去了光明的那一边哦。

做个好人。

救济弱小,保护孤儿……

这些你曾经说过的,我全都做到了。

你看见了吗?

……

他喃喃道:“是这样埃”

太宰治经历了这样的事,‘太宰治’看见了这样的事。

虽然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一定就是这样的没错,他能够感觉得到。

要问为什么如此坚信的话。

就像刚才那个他回答太宰的一样:

“当然知道,我比谁都清楚。因为……我是你的朋友。”

因为他解开了太宰治右眼的绷带,所以太宰治便再也没有重新绑上。

也是因为他解开了太宰治右眼的绷带,所以‘太宰治’将绷带绑在了左眼。

织田作之助一下子回忆起了那时自己的想法,当初临死之时,他曾后悔过……

后悔从来都不涉足太宰的孤独。

明明有可以补救的机会了。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忘掉了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所有的记忆瞬间如流水般向他涌来,属于‘织田作’的记忆,清晰地刻印在了脑子里。

刚才那些画面变成了更真实的第一人称视角,织田作之助完完全全体会到了那个他的一生。

也在这一刻记起了……他之前对‘太宰’说出的话。

真是糟糕埃“别叫我织田作”这样的话,织田作之助想,他真是做得一团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