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9章 3周目:不要后悔
 
不得不说,一次性爬上四十层楼真不是一个好的体验。

由于电梯因不知名的因素坏掉了,所以织田作之助想要上到顶层就必须一步步自己走上去。

他累得气喘吁吁,才终于到达了这栋楼的顶层,通向天台的门就在眼前。

将手虚握在把手处时,织田却突然停下了。

为什么要来?他这样问着自己。

那时,在看到那张照片之后,织田作之助的情感一时间就盖过了理性,突然升起的很想见一见‘太宰治’的想法充斥了脑海。

所以他先是去了lupin酒吧。找寻无果后,这才又来到了港口mafia总部。

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时的港口mafia十分冷清,戒备也极其松懈。并且所有的电梯都诡异的坏掉了。

一路直上到顶层,中间都没听见什么动静,首领室里也没有人在……只不过天台上好像有什么打斗的声音,他预感这里也许能找到那个人。

织田作之助就这样来到了天台门前,但却迟迟没有开门,反而后知后觉地想起:

为什么要来呢?

这个理由本应该在来之前就想好的,果然还是一时冲动,他就这么尴尬地站在了这里。

要是让侦探社的大家知道,估计他又会被批评太过冒进了,轻而易举就被敌方首领引到敌营之类的……

况且,找到‘太宰治’又能怎么样?

织田作之助开始犹豫了……放在门把上的手略微缩回。

这时候,门内的对话声也传入这边。

芥川龙之介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太真切,好像是在问,为什么‘太宰治’能为了阻止这个世界的毁灭做到这个地步。

不是故意偷听的,但芥川的声音一响起,织田就下意识地被他们谈话的内容吸引了。

‘太宰治’阻止这个世界毁灭的原因?

比起好奇原因,织田作之助更想先知道芥川说的是什么意思,‘太宰治’究竟做了什么?

接着,织田听到‘太宰治’平静地回答,确实,他完全不会在意这个世界的毁灭与否。

这是能想到的‘太宰治’的回答。

然而,对方的话却在下一刻有了转折。

“可是呢……”

何念的声音顿了一顿。

可是什么?此刻所有人都不知不觉认真起来,仔细地听着他的话,想知道‘太宰’到底会因为什么而做出这些。

天台边缘,

何念背着风,脚跟半悬空地站在那儿,脸上却浮现出了怀念的笑容:

“这里是唯一一个他生存着、写着小说的世界。我可不能、让这样的世界消失埃”

他的声音里夹杂着喜悦和一种如释重负,缓缓地倾诉着从未向他人吐露的想法。

隐瞒多年,辛辛苦苦在首领的位置上不眠不休,才最终做到这一步。

可是直到话语的最后,何念也只是惋惜地说,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看见他那本还未完成的小说。

这样的话一出,织田作之助顿时愣住了。

这个‘他’……是谁?

他想起酒吧里何念莫名其妙的关心,想起‘未完成的那本小说’,想起坂口安吾的话,想起那张照片……

一瞬间,所有细节都被织田从记忆中挖掘出来,铺成了一条大网,联系着何念现在说的这句话。

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冒了出来,织田作之助觉得十分荒诞,又忍不住顺着这个思路去想。以至于他都暂时忽略了何念话语中另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所以说,难道‘太宰治’是为了……

就在这时,

“太宰先生——”

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呼刺破这扇门,骤然传进织田的耳中。

他比思考更快地打开了门。

门内的天台边,芥川龙之介和另一个没见过的青年背对着织田作之助,刚才的声音正是那个陌生青年发出来的。

不过,比起这些,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的是缓缓向后倒去的熟悉的那个人。

黑色的大衣、暗红的围巾、扎眼的白色绷带……这些都在那人向楼下倒去的那一刻,随之渐渐从眼前消失。

织田瞳孔骤然一缩。

这时,那人溢出的呓语被他清晰地捕捉。

“织田作……”

‘太宰治’坠落了下去,从四十层高的楼顶上。

这是,在做什么……?

织田作之助没反应过来。

在目睹何念坠下楼时,他还不禁朝对方的方向伸出了手,似乎潜意识里想要抓篆…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傻子也知道根本无济于事吧。

伸出的手注定什么也无法抓祝

更何况……织田作之助眼前陌生的画面一闪而过——似乎在什么时候,太宰也像现在这样奔赴死亡般地迎上别人的枪口,他想拉住他,却失败了。

好像,他从来就没有拦住过对方……

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织田向前趔趄着走了几步,摇摇晃晃地靠近天台边缘,似乎想要往楼下看看……却在没走近那边之前,步伐突然顿住了。

不敢看。

他之前也算当了许久的杀手,见证过很多次死亡,甚至杀过不少人。

但是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畏惧。

恐惧感慢慢地、慢慢地爬升蔓延,化作荆棘藤蔓将心脏紧紧束缚着,密密麻麻的锐利尖刺扎进了心底。

想到‘太宰治’会变成他以前所看见过的那些尸体的模样,不再呼吸、不再说话、不再……笑着喊“织田作”,织田作之助就压抑得难受。

不对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该死掉的人……他总感觉不应该是太宰治死去。

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告诉他:是你导致了太宰的死。那个声音,和他自己的声音好像埃

织田作之助的脑子已经昏昏沉沉。

眼前的一切,简直像是在上演什么荒诞无稽的戏剧,他难以相信mafia的首领就这样跳楼了。

这世界突然看起来,都是这么的不真实。坂口安吾说的是正确的吧?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他的思绪陷入混乱,唯余物体撞击地面的声音在耳边盘旋不去。

明明有四十层楼高不是吗?怎么可能听得到那么远的声音。

但那声音却清晰分明到可怕。

就像是在他身边一样。

织田作之助一时无法分清到底是真的听到了,还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几秒后,这个世界便快速分离破碎,一切的一切重新整合重置,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吗?

……

lupin酒吧里,

织田作之助看着眼前熟悉的青年一阵失神。

为什么……脑海中会浮现对方跳楼的画面,没由来的记忆碎片让他摸不着头脑,但那种心悸的感觉还隐隐约约存在着。

奇怪,这个人就在他眼前,怎么可能已经跳楼身亡了呢。

“织田作,怎么这么看着我?”

“埃”听到何念的声音,织田回过了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对方发呆许久了,连忙移开眼。

这个动作后,他才迟迟地看到了就在一旁坐着的,而之前竟然完全没注意到突兀的两个人。

这两人他也认识,是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和他刚刚认识的太宰治,不过重点是……他僵硬地将目光重新挪回,

何念还在身边,茫然地迎上他的眼神。

……两个太宰治?

这本来应该是个过于诡异的场合,织田作之助的内心却十分平淡,甚至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毫无波动的情绪。

这种感觉,就像是本应如此,一切都太正常不过了?结合刚才脑中闪过的画面,织田觉得自己可能失去了一些记忆。

这时,坂口安吾也注意到织田的动作,他心下了然,对方能够接触到的,更多了埃

“织田作先生。”

“嗯?”

织田下意识的回应引起了旁边人的不解,何念侧头看向织田看去的方向。而织田也注意到何念的反应,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暂时忽视掉。

坂口安吾继续道:“请问您还记得什么吗?”

“记得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织田作之助的声音微哑。

“是这样的……”

坂口安吾开始阐述,已经解释过两遍的事情完全不需要多费心思,他很快就条理清晰地说完了发生的经过。

“嗯,”织田作之助也是立刻接受了这件事,问:“那现在是要怎么做?”

坂口安吾有些讶异他的反应,并且马上想到,难道是之前他离开织田作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事吗?为什么织田作的态度会变化这么大……

突然,太宰治开口提了一句:“这个‘我’是黑手党首领哦,安吾这么瞒着织田君真的没有问题吗?”

坂口安吾暗暗攥紧拳头,看着太宰笑得一脸无害的模样。

他顿时又想起了之前太宰治的离开,想起他独自被困住那么长时间……刚才他一直忍着没理太宰治,就是不想和这家伙生气,可是太宰却又来捣乱。

“喂,太宰……”

“嗯哼?”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明明不是,不是……”坂口安吾结巴了一下,或许是因为这些时间的经历,他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你从来不会做不利于织田作先生的事。”

“还真是令我感动呢,不过,安吾为什么这么自信觉得了解我?”

“……”

太宰治叹了口气:“织田君可不会这么想呢。”

坂口安吾犹豫着看向一边的织田作之助,轻声道:“因为,我……你们是朋友。”

太宰治不置可否:“这算什么……”

“我相信。”

织田作之助的声音响起,说出了令人讶异的话。在其余两人表情各异地将视线投过来后,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相信,我们是朋友。”

“织田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太宰治方才一直挂着的笑容消失,一脸冷漠的态度,鸢色的眼睛却在不知不觉中微微明亮起来。

“嗯。”织田与之对视,他的记忆正一点点恢复,就在刚才他还回想起许多片段。

虽然一时半会儿还记不得更多,但直觉告诉他,要相信他们,不然……

织田愣住,一段记忆更加清晰地映现——“织田作……”有人用这种奇怪的断句方式念他的名字。

然后,脑海中突然显现出一幅画面。缠着白色绷带的青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张开双臂,向身后的高空倒下——这个高度,必死无疑。

不然……会后悔的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