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8章 3周目:最后的合影
 
lupin酒吧里,只剩何念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高脚凳上,独饮着gimlet鸡尾酒——这是他为织田作之助调的酒,但对方终究还是一口都没有喝。

不一会儿,门突兀地开了。

何念抬起头,虽然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他却朝那边笑了笑,轻声道:“你来了……”

“嗯。”

太宰治眼神复杂地走向何念,挪了下高脚凳,坐在了何念身边的位置。

在何念的视角,则只能看到凳子在没有外力条件的情况下自己移动了一下。不过这样诡异的状况,他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

然后,何念递给了太宰治一杯水。

两人没有丝毫交流,太宰治却心照不宣地接过水杯,蘸了水在吧台上一笔一画写:

【为什么不能告诉织田作?】

何念摆出些许犹豫不决的样子。

太宰治则有了猜想。

上次他借特异点来到mafia时,曾在mafia首领办公室看到了何念,对方当时正在看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完全自杀手册》。

他也有这本书,平行时空的同位体有其实再正常不过。但是,他注意到了这本书和他那本的有一处不同:

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或者说,也可能是只有何念才能看到书上的字……

太宰治顿了顿,又继续写道:【书?】

“你知道埃”何念放下心来,解释道:“书的存在不能被三个以上的人知晓,否则世界就会变得不稳定……看来这已经不是我的世界了,我已经将书的存在告诉了敦和芥川。如果还在那边,这时候世界说不定早就毁灭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依然不能让织田作知道。你明白的吧?”

太宰治瞬间理解了何念的意思,如果让织田作之助知道了书的存在,他就永远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

换句话说,他就只能留在这里……留在只剩下太宰治和坂口安吾的这个世界。

太宰治无力地扬了扬嘴角。

让织田作留在这个孩子们已经死了的世界?对方是担心他会这么想吗?

不可能的。

他清楚地知道织田作已经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了。这次只是个一期一会的奇迹罢了,反正他们三人也永远不可能回到以前了……

【不用担心。】

何念应了一声:“总之,有无数个可能性的世界折叠存在于书内,就像我的世界,只是无限个世界中的一个。而你们所处的则是唯一的一个书外的本源的世界。”

“本来我会像你一样,经历相同的人生。但是,我却偶然得到了书,用异能特异点从你那里继承了记忆,剩下的你也知道……”

太宰治想起了先前看到的何念与织田作的对话,当时他就已经把前后因果串的七七八八了。

眼前的自己会按照他的记忆,一步步当上mafia首领,救下织田作。

这确实是‘太宰治’会做的事。

【所以是书出了什么问题?】

“我不太记得了,记忆只到了和织田作见面这天晚上,后面似乎还发生了什么来着。不过随着时间重置,我的记忆开始逐渐恢复,估计很快就能想起来了。”

太宰治提醒道:【织田作的记忆也在恢复,而且,他就快能看到我们了。】

“嗯,还有些事我需要去证实一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们很快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那你呢?

太宰治看向眼前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想起不久前的那次重置时间,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太宰治忍不住写:

【你——】

无法再写下去,其实想问的早已有了答案。

他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所以那时候太宰治才会故意摆出那种样子,将坂口安吾骗走,激化织田作之助对他的敌意。但是只要织田作活着,就算、就算……死掉的是自己……

太宰治知道,何念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们不约而同地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离开后,我估计就只能待在你们的世界了,到时候可一定要收留我这个无业游民埃”何念调侃道。

然而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太宰治却不知为何没能像往常一样插科打诨地接上话,两人就这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半晌,何念再次开口:“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这时候他突然看到吧台上一点一点地浮现了出乎他意料的字。

太宰治在上面写道:

【欢迎加入侦探社。】

何念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系统提示音恰巧也在此刻响起: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10】

……

坂口安吾赶上织田作之助不久,才迟迟地发现中了太宰的计——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太宰根本就不在织田身边。

明明他在出酒吧后搜寻过,确认了太宰治没有偷偷留下来。

但对方确确实实是不见了。

而坂口安吾现在也无法一个人再回到那家酒吧,更遑论去找到太宰治与何念。

唯一的方法就是织田愿意和他一起去找太宰。

可是,坂口安吾看向紧张地守在孩子们身边的织田作之助……

尽管这个时间线的孩子们无法看到织田,他却还是担忧地片刻不离,猜测是否是敌人的异能导致的。

坂口安吾叹了一口气,不知是第多少次真情实意地劝道:“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孩子们都不是真的,想要回到真实的世界我们只能去找太宰。”

可是,太宰治先前埋下的伏笔显现,织田作之助根本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对方的话,生怕离开后孩子们会出问题。

他怀疑地说:“太宰?我怎么不知道异能特务科的人和港口mafia的首领这么熟?”

对了,之前因为一次机缘巧合这个世界的织田作之助见过对方,现在仍然记得坂口安吾的声音。

坂口安吾无力地辩解:“在别的世界,我们是朋友……真的。”

这句话有些似曾相识的耳熟,织田犹豫地说:“就算如此,现在的‘太宰治’是港口mafia的首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在刚才坂口安吾的解释下,织田作之助知道了‘太宰治’mafia首领的身份。解释没像上次一样起作用,情况却反而愈加糟糕。

坂口安吾不知该如何回话了。

确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太宰治会成为首领。

可是,他能感觉到的,明明那就是太宰。

那就是织田作之助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也仍然没有……

至少,是‘太宰治’单方面没有改变态度……

但没有他们三人相处记忆的织田作之助,怎么能够毫无根据地去相信敌方首领呢?

换作是坂口安吾自己,也不能平白无故相信他人荒谬的一言之词。

这样的话……就只能靠自己了,太宰之前独自离开说不定就是找到了在此地任意来去的方法。既然有一丝这样的可能性,他就愿意去尝试。

他实在不能放心太宰,那两人的神情一幕幕在他脑海里反复重现,总是让他有种‘现在再不做些什么就晚了’的感觉。

于是,坂口安吾下定了决心,告别织田作之助,独自离开。

他要去找到太宰。

……

坂口安吾走后,织田作之助更加心神不宁,他总是忍不住想起那个酒吧,还有坂口安吾解释的那些话,不知为何就是很在意。

而现在孩子们的异常还尚未解决,打给侦探社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周围所有人的行为模式就好像是固定好了的……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是虚假的吧?

但他不敢赌,这样的情况离开孩子们会发生什么……

织田作之助怔怔地思考着,连有个孩子在他眼前摔倒都没注意到。

直到幸介痛呼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立刻上前去将对方扶起来。

“啪嗒——”

而在织田作之助弯下腰的那一刻,一个什么东西从他口袋中滑落出来掉在了地上。

他看过去,却愣住了。

这是……

一张照片静静地反扣在地上。

他身上怎么会有照片?织田完全不记得与此相关的事了。

但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是港黑首领的声音,带着孩子气的笑意。

织田幻觉般地听到那个人在说:“送给织田君一个礼物哦~是我珍藏了多年的很重要的东西,织田君可一定要好好保管呀。”

好熟悉。

他感觉似乎听过对方说这样的话。但是……在什么时候呢?又是在什么场合下?

记不起来了,头好痛……

织田作之助伸手捡起了那张照片,看着照片背面,手指微微僵持住,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将照片翻到了正面。

——这是一张两个人的合影。

背景是barlupin,昏黄柔和的灯线下,两个人坐在一起举杯共饮,惬意而安心。

就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不对,应该是三个人才对。织田作之助很注意到照片左侧被仔细剪裁掉了,然而边角处的衣角却显示出那里原本还应该有一个人。

虽然照片中的那个人不知为何被裁剪掉了,但根据熟悉的衣服特色,还是能让织田的记忆回笼,下意识地想起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

剩下的两个人倒是保存的都挺好的,中间坐着的就是他自己,

而右边那个……则是不久前才见过的人。

港口mafia的首领——太宰治。

织田作之助再次产生了幻听,那个青年的声音如同鬼魅般死死纠缠,不肯离去。

“在本来的世界,我和你是朋友……织田作。”

而这次,他喃喃道:“……是朋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