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4章 2周目:永远无法抹去的痕迹
 
此刻,另一边,何念正背立在港口mafia高楼的天台边缘上,与坠楼死亡仅差一步之隔。

一阵强风刮起,似乎就要轻松地带着摇摇欲坠的他共堕深渊。

然而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在乎生死,只是淡然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笑着说出了隐瞒已久的世界的真相。

虽然对面站着的仅仅是两个幻境虚构出的角色而已。

但作为一名专业coser,何念也仍是兢兢业业地以超高的演技、精湛的台词功底上演着最后的落幕:

“……这个世界,就交给你们了……”

终于快到这一周目的尾声,他悄悄放松了点紧绷的心弦。

一切顺利。

‘系统,我记得你有痛觉屏蔽对吧?’

【是的,已经开了百分百屏蔽痛觉,请不用担心。】

‘把痛觉调到10%吧。’

【什么?】系统怀疑自己听错了。

何念脸上‘首领宰’的表情不变,一边继续飙戏一边对系统说:‘请帮我把痛觉调到10%。’

【你真的确定吗?死亡不是你想的那么轻松。等会儿要去跳楼的话,10的痛觉仍然很危险,可能会承受不篆…】

何念打断了系统的喋喋不休,不容置疑地说道:‘当然,我确定。’

【可……】系统还不想放弃劝说。

‘我是这个任务的执行者对吧?你只是辅佐我完成任务的不对吗?’

【……嗯,是这样没错。】

‘能相信我的判断吗?’

【好、好吧。】

‘那就,谢谢了。’

要结束了。

说完最后一句台词,何念便闭上了眼睛,伸开双臂,带着孩子般安心的笑容向后缓缓倒下。

过于高的大楼,从这里跳下,漫长得连落地都要花些时间。

真是的。

虽然之前说得那样果敢,但他也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坠落的感觉,身体悬空的不受控制难免会让人产生恐惧的心理。

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这样想着,他在心里默默数道:

‘三……’

‘二……’

‘一……’

随着“砰——”的一声,

鲜血四溅,地砖染上了比夕阳更甚的红色,那般刺眼的红慢慢地、慢慢地延伸流淌,一点点渗入地缝,留下了永远都无法抹去的痕迹。

……

“……是我听错了吗?”织田作之助转过身却没看见任何人,不由得这么猜测道。

也对,‘太宰治’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居然会产生mafia首领在喊他的错觉,真是奇怪。

而太宰治则反应过来了,首先就想激动地喊“织田作”,但似乎是紧接着记起了什么,欲言又止。

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又喊了一声:

“织田?”

确定了,不是错觉。

再次听到声音的织田皱起眉,摆出了防御的阵势谨慎地向四周张望,试图发现有什么人的存在。

织田作能听到他!

惊喜袭上心头,太宰治连忙上前几步,一时间有了说不完的话想对织田作之助说。但是他却只是张了张口,又闭上,才艰难地憋出几个字:

“织田,你、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你是——”

可还没等对方回完话,周围的空间就突然开始诡异地扭曲起来。

仿佛是打破了什么机关一样,

街道、店铺、人……身边一切的一切都如同镜中花水中月般虚幻,所有事物正在快速地分离重合着。

这是,怎么了?

在场的三人一头雾水,世界崩坏得太过突然了,都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

地面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慌乱间,太宰治下意识地向前去,想要抓住眼前的织田作之助。然而,伸出的手最终也只是穿过了空气……

然后接下来就只能感到一阵眩晕,他便不可避免地失去了知觉。

似乎只是很短暂的时间。

耳边隐约传来了熟悉的轻音乐,随着舒缓的音乐声愈来愈近,太宰治的感官也越发变得清晰。

不知是什么时候,他终于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

太宰治再次睁开了眼。

眼前也果然是熟悉的场景——lunpin酒吧,前面的高脚凳上坐着‘太宰治’,他的身边是坂口安吾,画面相似到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这里。

而坂口安吾的情况和他一样,也刚刚茫然地睁开眼:“太宰,这是怎么回事?”

太宰治沉默着摇了摇头。

这时候,楼梯一旁响起了脚步声。织田作之助如同历史重演般地走进酒吧,看见何念时愣了愣问道:“……你是?”

这和当时的对话也一模一样。

不过,还是有些不同的。

太宰治眯起眼,打量着有些奇怪的何念。

另一个自己看上去状况不太好,微微渗出的冷汗浸湿了额间黑发。衬着黑色大衣和暗红围巾,何念整个人苍白得充满了不真实感。

“呀,织田作,好久不见。”声音似乎也比之前弱了几分。

将自己的虚弱就这么直白的展现出来,这是‘太宰治’从不会犯的错误。

织田显然能看出他的不对劲,说出了偏离‘剧本’的一句话:“你怎么了?要去医院看看吗?”

【叮,‘首领宰’执念消除值……3%。】

“不要紧。”何念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谢谢织田作的关心,不过我只是有点低血糖罢了。”

这样的谎话,在场人都能看得出来。

只是织田作之助终究有所顾虑,即使觉得这个人的状况不对,也不好以陌生人的身份再去过多追问,他换了个话题:“哦,那个,其实我姓织田。”

“我知道,但织田作很顺口嘛。”

“说的也是。”织田作之助就这样淡定地接受了对方的称呼,又问:“那,你认识我吗?”

“嗯……我之前有听说过呢,你得了小说的新人赏,很厉害啊1

何念看起来夸赞得真情实意。

“这不算什么……”织田下意识地说,但随即他又立刻反应过来一个关键的点:“我记得,新人赏没有公布我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因为…”

何念想随便找个借口,但随之而来更加的头痛让他难以思考,呼吸也紧促了起来,半天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这种反应才更会让织田产生疑虑。

坂口安吾不由得扶额,为这样的‘太宰治’叹了口气。

现在的何念看起来情况确实挺糟糕的,那恍惚的样子,估计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在说什么吧……这可真是太反常了。

坂口安吾想替他解围,可又无济于事。

经过刚才的试探,他发现织田作之助再次无法听见他们的声音了。所以说,他依然无法干预到这两人。

因此,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发生得顺理成章。

何念比上一次更快地漏了破绽,不过织田作之助在道出对方首领身份的时候,可能也是由于何念的身体状态,他并没有拿出枪来。这实在是让坂口安吾松了一口气,庆幸不用再次见到那样糟心的场景。

虽然,织田对何念也没有什么好态度就是了……

在揭穿完对方之后,织田作之助没有多说无谓的话语,干脆利落地就要离开这家酒吧。

太宰治则直接跟着织田作之助站了起来,走在他的身后,还示意坂口安吾跟上。

这一系列动作和之前还真是一模一样。

坂口安吾犹豫地看了看何念依旧坐在那儿失神的样子:“太宰,真的……没关系吗?”

“他没事的。快走吧,织田作就要离开了,你不想再体会一次离开织田作的感觉吧?安吾?”

坂口安吾沉默,之前那次远离织田作,他就一直被困在了黑暗中,感受不到时间的存在,没有人声,就像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确实是很糟糕……不过…………

太宰治看着他的反应,最后再轻飘飘地扔下了一句:“跟着织田作马上就能找到离开的办法了哦。”

坂口安吾无言,这才只好跟了上去。

离开酒吧的最后一刻,他还是忍不住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何念。

左眼缠着绷带的黑发青年笼罩在阴影之下,另一只鸢色的眼睛里一片虚无,漠然地凝视着织田作之助离开的地方……

这一刻,坂口安吾感觉他就像是在盯着自己一样,不由得一阵晃神。

……

在路上,坂口安吾看着太宰治蹦跶地跟着织田的样子,给他刚才说的能离开的话默默打了个问号……

他开始试探道:“太宰,为什么不跟着…那个人走?说不定会有新的可以出去的线索。”

“没有的呢。”

太宰治说得无比果断。

这不禁让和他一起进入这个诡异地方的坂口安吾陷入深深的反思,自己和太宰到底差了多少信息量?

“……从刚才起我就想问了,太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