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2章 1周目:织田作,好久不见。
 
太宰治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何念玩。

这好笑的举动已经保持很久了,尽管完全没法碰触到,他却仍旧乐此不彼地与空气做着斗争。

实在是看不过太宰治孩子气的举动,坂口安吾犹豫再三,终于开口:“太宰……”

话还没说完,一旁楼梯传来的脚步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一个熟悉的酒红发男子走进了这家酒吧。

是……织田作!?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一刻。

已经死去多年的友人,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就像是时空骤然倒流,回到了一切都还没发生过的那个时候,他们还能一起坐在这家酒吧里喝酒谈天。

坂口安吾哑然,下意识地将呼吸都放慢下来,目光紧紧锁在织田作之助的身上。

可是就像另一个奇怪的‘太宰治’一样,眼前的织田作之助似乎也看不见这两人。

织田的目光穿过了他们,直直落在了坐在最里面的那个青年身上,问道:“……你是?”

“呀,织田作,好久不见。”

‘太宰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坂口安吾有些惊讶地转头望去,是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何念笑着开口了,用很熟稔的语气和织田打着招呼。

而织田作之助就像从来不认识‘太宰治’这个人一样,疑惑地问对方为何知道他的名字。

何念则不急不缓地从容解释。

紧接着,何念与织田作之助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开始交谈起来了,就像是一旁的他们完全不存在一样。

也对,那两人看起来确实看不见他们。

坂口安吾那说不清楚是什么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理智也逐渐回归了。他将视线移到了太宰治身上,喊了一声:“太宰?”

太宰治这才脱离了盯着织田发呆的状态,对上坂口安吾的视线。

“……安吾。”太宰治努力平复情绪,但还是能看出他的神情有些恍惚:“怎么了?”

坂口安吾顿了顿,他能理解太宰治的异常,毕竟他见到织田作的心情和太宰是一样的。他的思维也快被眼前这绝不可能在此的友人糊得一团糟了。

可是,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为什么会看到这些,甚至太宰治的异能【人间失格】为什么没有发动。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要是敌人阴谋的话就糟糕了。

能够将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和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不明不白地拐到此地的敌人,绝对不容小觑,很可能会危害到横滨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和平。

他想了想,提醒道:“太宰,我们现在身处的情况不明,可能是敌对势力的陷阱,应该尽快找到离开的方法才是。”

“若真有人能布下这样的陷阱,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

坂口安吾沉思:“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认真听听他们的对话吧。”

太宰治向那边坐着的正在交谈的两人望去,鸢色的眼睛里映入了织田的身影,喃喃道:“我有种预感,他们会‘告诉’我们原委的……”

……

何念和织田作之助的会面能让任何一个人见了都觉得尴尬。

织田作之助不太会掩饰,他对待何念的谨慎和防备是显而易见的——与何念隔了一个座位坐着,没有喝何念递过来的酒。

何念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毕竟,现在他也是‘太宰治’。

不过何念却装作相谈甚欢的样子,主动地挑起了话题,堆积上愉快的笑容。

不过看来织田不太能理解他的话题,什么哑弹什么硬豆腐的,对他来说就是莫名其妙的完全听不懂含义的话。

但织田只是简单的附和,却也能让何念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像回到家面对最亲切的人一样的放松自然的笑意。

看着两人的对话,坂口安吾的记忆渐渐开始回笼。似乎是在什么时候,这家酒吧里,曾经的他们三人坐着一起喝酒谈天时也聊起过类似的话题。

织田作曾讲过他拆哑弹的经历,当时的太宰还表现的很好奇,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太宰也曾谈起过他制作的硬豆腐,当时还说以后一定要让他们都尝尝的。只不过,那时候没料到没有以后了罢了……

这些都是只有他们三人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这个‘太宰’会清楚?明明,织田作看起来和他完全不认识的样子。

坂口安吾无论如何也难以想通答案。

“差点忘了,”何念突然说:“听说织田作通过了小说的新人赏?”

这句一出,就连方才一直沉闷着的太宰治眼睛都提亮了几分色彩。坂口安吾也不禁更仔细地去听他们说的话。

因为他们共同的友人——织田作之助在生前就很想去写小说了,只是一直被各种事情耽搁,直到最后也还没来得及留下什么作品。

所以,就算是以这种方式也好,就算是虚假的也好,他们都很想看一看织田作写的小说……

不过,对话的内容不尽人意。

在何念保证织田的小说一定会取得好成果后,织田却说出了,被刚见面的人保证,没有说服力这样的话。

糟糕。

坂口安吾头痛地想着,这样的对话真是太糟糕了。

他们怎么可能是才刚见面不久的人呢?

任谁来看‘太宰’,都会觉得他是和织田作相交多年的好友吧。

而且按理说,织田作从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即使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不过如果是不认识的话,他反而也不会用这种防备和忌惮的态度的。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使得这样的一场对话出现在‘太宰治’与织田作之助之间,真的是太可悲了。

然而,没有办法,这场对话也还在进行。

织田作之助思考片刻,决定还是直接提出来这里原本的目的。

他解释了一下芥川遭遇的事情,直言希望能够和‘太宰’达成某些对彼此都有利的交易。

出乎织田的意料,何念干脆利落地答应了,没有提任何条件,就像本来他也是这么打算的一样。

目的已经达成了。

但看着何念,织田作之助突然蒙生了一个念头,他猜测着点明何念的身份——“……你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然后织田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枪。

这一刻,酒吧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去,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

他将枪口瞄准了何念。

这一幕简直就像是什么荒诞滑稽的话剧。

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吧。

坂口安吾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两人,太宰治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织田作会拿枪指向太宰?

这……怎么可能?!

然而不论相信与否,这样的场景正在他们眼前上演,悲哀而残忍。

何念脸上的悲哀多到快溢出来,坂口安吾从没想过自己能看到这个样子的太宰治。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太宰治该有的样子。

坂口安吾下意识地偷瞄了一眼身边静静坐着的太宰治。

不过,令他担忧的事情没有发生。

太宰治没有作出任何表态,仅仅沉默地看着这样的场景。就像是……眼前那个狼狈着拼命解释的人和自己完全不相关一样。

“……其实,我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何念忍了再忍,终于在织田冰冷的敌对态度下脱口而出。

他向对方道出,这个世界是万千平行世界中的一个,而在本来的世界他们其实是朋友。

这番话不可谓不惊人。

至少,坂口安吾感觉自己突然一下就被打破了世界观。

本来的世界?

是他们的世界吗?还有其他的世界?

这些看起来多么不可置信,然而联想到他和太宰能被莫名其妙地带到这里、【人间失格】的无法使用、不是异能作用的‘太宰治’。

这个似乎就是唯一的解释。

“是‘书’。”太宰治轻轻地说了一句。

‘书’,是传说中能将写在上面的内容变为现实的存在。它并不被常人所知,然而在最高层中却也不算什么秘密。坂口安吾也听说过,不过没想到这传闻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书’为什么会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呢?

织田作之助看起来对何念的解释半信半疑。

也对,一般人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不如说何念疯了才更可信一点。

所以接下来,织田作之助才说出了这种话吧。

“不要叫我织田作,没有理由被敌人这么叫。”

但是这样的话,也真是……真是太……

太残忍了。

坂口安吾心里咯噔一声,无措地看着织田的冷漠,与何念的快要崩溃的表情。一瞬间就像是落入了冰窖,只感到通体的冰冷刺骨。

而身边的太宰治,他完美的假面,也终于不堪重负,裂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缝隙。

一点一点变得沉重的呼吸声,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格外地明显。

太宰治低下头,仿佛掩饰一样地小声嘟囔着:“什么嘛,用我的脸做出这样难看的表情,真是太过分了吧。”

可是……

最终,坂口安吾只回应了一声,嗯。

他吞下了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道:

可是太宰,你们现在的表情……明明一模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