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cos亡灵体后我遇上了本尊 > 第1章 1周目:n步走跳楼计划
 
目睹友人死在自己面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时间重置经历了多少次,坂口安吾便是多少次亲眼看着自己的友人奔赴死亡,却又无力阻止。

安乐死。

枪击。

入水。

……

在这各种各样的死亡方式里,对方最常选择的是跳楼。

这也是最鲜血淋漓的死法。砰地一声,四十层楼高度的坠落便会让人变得血肉模糊,再好看的人也会死得超级难看。

明明一点都不清爽明朗的。

坂口安吾不解,为什么最怕痛的太宰能微笑着一次又一次果断地了结自己的生命?

他忘不掉太宰治奄奄一息的样子,忘不掉太宰治浑身染上鲜血的样子,忘不掉太宰治上一刻还笑脸盈盈下一刻便将枪口对准自己按动扳机的样子……

这短短的几天就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

幸好,有太宰死后引发的时间重置,让他得以一次次看见活生生的太宰治。

然而复活并不是无限制的。

他很快发现时间重置的时间在一点点缩短。

直到现在,在不知道是第几次重置之后,坂口安吾隐隐约约预感到,这是最后一次了。

下一次,应该就是太宰真正的死亡了。

……

“再见了,织田作……还有安吾。”

黑色大衣的青年看着对面的友人,脸上罕见地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此时的他正踩在四十层高的mafia楼顶边缘上,高空的风将他的衣摆和红色围巾吹得猎猎作响,向后一步便能迎来盼望已久的死亡。

他就这么在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的面前,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身体缓缓向后倾倒……

“太宰——”

耳边传来的友人的惊呼,在呼啸的风声中渐渐变得模糊而遥远。

那人被重力拉扯着坠落了下去。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间。坂口安吾才反应过来,他不甘心地走到天台边缘,在顶楼向下极目望去,试图找到谁的身影。

四十层的高度使他看不清具体的事物,只是……突兀地,一抹鲜艳到惊心动魄的红色占据了他的目光。

不断蔓延扩大的血色,

象征着那个人终于离开了这氧化的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呢?

坂口安吾用手紧紧按住胸口,身体止不住地开始颤抖,他一遍遍问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

而这一切,

都要从不久前开始追溯。

……

漆黑的长街上,各家各户都暗着,只有两旁的路灯能堪堪照见周围的景物。

说起来很莫名奇妙。

但确实,坂口安吾记不太清自己为什么在这条街了。只是平常的加班的一天,很普通地下了班,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再怎么努力地去回忆,他的记忆也始终少了一段最为关键的时间。而他那能读取物体记忆的异能——【堕落论】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异端。

就好像他是突然瞬移到这里的一样。

真是诡异的现象埃

坂口安吾一边思索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走。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离开这条街道。而且,不管怎么试图躲开,他也总能神奇地拐回一家酒吧面前。

酒吧名叫barlupin,坂口安吾以前常去这里。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他已经好久没再去了。

而现在这条诡异街道上,就只有这家酒吧的招牌还亮着。很明显,是有什么人想让他进去。

虽然明摆着不对劲,但是不知什么使他困在这里。若是继续躲开的话,体能下降后,情况只会愈加糟糕。

坂口安吾扶了扶眼镜,将脑海中浮现的曾在这家酒吧的过往按捺住,从没有关严的木质门走了进去。

酒吧的楼梯已经变得有些干枯暗沉了,店里隐约传来音乐声。坂口安吾沿着楼梯走下,仔细打量着许久不见的旧地,和记忆里的有了些差别。

然后,视线移到吧台前,他看到了坐在高脚凳上的两个熟悉友人——太宰治和太宰治?!

没错,太宰君x2。

坐得靠外点的,是他熟悉的不久前还看到过的身着一袭沙色风衣、绑着绷带的武装侦探社成员太宰治。

而坐在最里面角落的则是穿着黑色西装、围着红色围巾的太宰治。这个太宰更像是坂口安吾记忆中几年前太宰尚在mafia时的样子,只不过原先右眼上的绷带缠在了左眼。还有,他似乎……更加阴郁和瘦弱,皮肤透着常年不见阳光般的冷白。

坂口安吾微顿在原地,犹豫道:“太宰?”

黑色西装的太宰治没有任何反应,仍旧低着头,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坐得靠门近的穿着风衣的太宰治倒是给了他个面子回过头,很和善地打了个招呼:“哟,是安吾啊,快坐过来呀。”

坂口安吾不是很习惯太宰这样的态度,就像是隔着经久的时光回到了那个几年前的酒吧,他们也曾是这样熟稔,直到……他没有再想下去。

坂口安吾谨慎地走近太宰治,像是不经意般碰到太宰治的衣角,在那一刻发动了【堕落论】。

见异能没有反应,他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个确实是太宰治没错了。

于是他看向太宰治,平静地问:“太宰,这是怎么回事?”

仍旧是只有那穿着沙色风衣的太宰治回答:“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呢,不过肯定不是异能啦。”他说着,伸手轻触了一下身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仿佛是什么幻象一般,指尖只穿过了虚无的空气。

看起来,说这不是异能都没人会相信了。但是坂口安吾却神情严肃起来,因为太宰治的异能是使一切异能无效化的【人间失格】。

也就是说,这样的现象居然不是异能的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棘手。

太宰治完全没在意坂口安吾的如临大敌,开始自顾自地用手指戳着旁边的另一个‘太宰’的脸。就像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玩心浓烈地冒了出来。

此时另一个‘太宰’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下时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长年累月难以掩盖的黑暗气息,让人感到心悸,如果——

——没有武侦的太宰治正在蛮有趣味地戳着他的脸的话。

‘太宰’表面看起来毫不知情,对太宰治和坂口安吾的存在视若无睹,但心里却炸开了花。

‘系统,系统!!!awsl,太宰好可爱/

【冷静点,太宰治还在观察试探你,小心别露出破绽。】

‘不会被发现的。你们系统的功能还蛮不错的嘛!传输完首领宰的记忆后,感觉比我以前cos的更加轻松了呢。开森~’

【……那就好。不过,真的没问题吗?把新手奖励的积分全用来兑换了这个幻境,要是没法一回全部消除执念就麻烦了。】

‘当然,相信我啊,一定可以达成最棒的happyending/

系统没有再回话,只是暗戳戳地在心里想,啊,就是因为是你,才更加难以信任吧……

……

没错,这个和太宰治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其实只是一个coser。

他的名字是何念。

作为文豪野犬cos圈的大触,何念以相像到仿佛突破次元的cos能力,和堪称丧心病狂的发刀行为在圈内闻名。

粉丝皆是对其又爱又恨,一边为何念的神级cos所折服,一边又痛恨他的私设都恶意满满。

常年来,在各大漫展里,粉丝们已经习惯了何念每次都出私设已死亡的角色的cos,血浆包从不离身,发起刀来更是例不虚发,刀刀见血。

也是有不少粉丝试过让他‘改邪归正’的,为此做出过很多努力,威逼利诱双管齐下。

奈何,没人改变的了何念这奇怪的坚持。粉丝们便也只好一边咬着手绢哭唧唧,一边暗骂着何念老贼丧天良,我与xx共存亡。

不过,报应虽迟但到。

何念在某天突然就被一个系统找上了,还强买强卖地将他绑到了文野的世界里,要求必须完成任务才能送他回去。

说是什么因为何念cos时私设的文野角色衍生出了平行世界,被设定的角色在死亡前执念太大,会危害到主世界的稳定。

所以何念必须一个个附身于那些他cos过的角色们,去完成他们生前的愿望,打消其执念。

面对突如其来的强制性破次元任务。

何念无辜,何念茫然……

何念欣喜若狂。

出乎系统的意料,何念没有丝毫抵触情绪,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帮忙完成任务,兴冲冲地问:“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任务吧?”

那股敬业的精神让系统都汗颜不止,有些心虚地说:【由于种种因素,你必须在文野的主世界里扮演,并且不能被他们发现真实身份。】

“可以哟。”

【为了能瞒过文野人物,系统会自动传输你需要扮演角色的记忆,这可能会影响到你性格一点……】

“嗯嗯。”

【……你私设角色已死亡的生理特征,也会出现在你扮演他们时的身上。】

“没问题。”

看到如此乖巧听话的何念,系统的良心隐隐作痛,连忙开口补充道:【每消除一个角色的执念会获得相应积分,积分可以在系统商店里购买各种辅助道具。不过由于你是新手,现免费赠送500积分。】

“哦?你真是个好人呐1

被何念这一记直球打过来,系统扭捏道:【没有啦,还是感谢你能帮忙完成任务。】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何念笑了笑,眼中露出疯批的神色:“能去到文野的世界,这可是我宁可死亡也想要达成的愿望埃”最后几个字他用的声音极轻,仿佛怕打破什么美好的梦一般。

【???

你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系统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它才发现,这个宿主貌似……精神有点问题?!

正常人都不会是这个态度的对吧?

奈何木已成舟,他们早已彻底绑定,除非完成任务,否则没有解绑的可能性。

系统只能被迫接下这个宿主。

然后,第一个任务是:扮演有着何念私设的首领宰,并消除首领宰的生前执念。

何念拿到任务要求的那一刹那,就直接用新手奖励的全部积分兑换了一个幻境空间。这是一次性的道具,场景只有一个横滨城市的大小,最多只能拉三个人进来,而且将他们困在幻境中的时间也不能超过半个月。

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都太过鸡肋了。但何念还是坚持着兑换了这个。

他一点点构建起了幻境空间,仔仔细细地将其化为了首领宰记忆中if线世界的横滨,并为幻境添加了很多超级有趣的设定……

一切准备就绪。

何念也变成了首领宰的模样,施施然走进了幻境中的barlupin酒吧坐下。

随着一声响指,幻境世界开始运转。

而在这一刻,主世界的武侦宰、坂口安吾和if线的织田作之助也被拉进了这个幻境空间……无赖派三人组就此齐聚一堂。

“这场以我为导演的年度大戏就要开始了,敬请期待吧!一定一定会是超完美的happyending啊1

何念笑得自信且张扬。

嘘——

好戏,要开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