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大秦守陵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秦将士=钢铁直男【求订阅*求月票】
 
  李达看了正傻呵呵的赶来看热闹的儿子李丰,再看向苍狼,穰侯考虑起苍狼的话。

  于是,李达默默地将李丰带到了无人的角落,又是一顿胖揍。

  “为什么又揍我?”李丰是茫然的,但是也不敢反抗,老爹揍他什么时候需要理由了。

  舒展完筋骨的李达重新回到了营帐外,神清气爽。

  “你...”赵高等人都是看向李达,在看向被揍的李丰,然后同情的拍了拍李丰的肩膀。

  “苍狼大人知道老爹为什么揍我?”李丰不敢问赵高,也不熟,因此只能问苍狼。

  “因为有了你,你老子才没成宗师的!”赵高却是给了解释。

  “有我跟成不成宗师有什么关系?”李丰还是更加疑惑了。

  “没关系,只是有人自己成不了宗师,然后找个宣泄罢了!”苍狼笑着说道,想成为宗师,天赋和后天教育与背后势力的支持缺一不可。

  “你们谁知道怎么帮一下公子?”赵高想了想问道。

  虽然说这是人家家事,他们这些外人不该插手,但是家主的事也是他的事啊,家主心情不好,他们也不好过啊。

  “打一顿就好!”李丰说道。

  所有人都诡异地看向李丰,然后同情的拍了拍李达的肩膀,趁着现在还有精力,再生一个吧,不然这辈子怕是报不上孙儿了。

  李达突然觉得刚刚自己下手轻了,自己好歹也有几房妾室啊,家宅也安宁啊,为什么这个儿子就这么废呢?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赵高等人都是一叹。

  如果说怎么治理大军,怎么大战,怎么治理一国,他们似乎都能滔滔不绝,但是现在,他们不会啊,这就是知识的盲点了。

  樗里寻一样是如此,樗里廷什么都教他了,唯独没教他怎么骗女孩子啊。

  咸阳,樗里,各个坟墓都一震,他们樗里怎么就出了这样的渣子,他们从樗里子开始,骗女孩子不都是无师自通的?不然怎么骗到的各国公主,怎么到了樗里寻,居然这么废,棺材板都差点压不住了。

  “哭够了?”樗里寻静静地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时看向公孙丽姬,见公孙丽姬停止了哭泣,松了口气开口问道。

  “没有!”公孙丽姬听到他的话,一时间更加来气了,你就不能安慰一下?还问这话?

  “哦,那你继续!”樗里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脱口而出。

  “???”公孙丽姬直接蒙了,都忘了该怎么哭,你说的是人话?什么叫没哭够,就继续?

  “突然发现,公子还不如我!”李丰低声说道,至少换做是他,不能说出这种话来,虽然他也不懂怎么办。

  “就公子这样,想尚公主,就是白日做梦啊!”赵高心底叹道,这就等于是把人都给你送到床上了,你都不知道翻个身。

  “没救了,散了吧!”苍狼也是无语,这种时候,就该...嗯,他也不懂怎么办。

  “报,将军请公子和夫人前往中军议事!”就在场面极为冷的时候,传令兵终于是打破了氛围,冲进了辎重营中传达中军命令。

  “呼~”樗里寻松了口气,再这么僵下去,他都能变成石头了。

  “走吧!”樗里寻看向公孙丽姬说道。

  “等一下!”公孙丽姬也站了起来,简单的洗了一下脸,让人看不出异常,才跟着樗里寻走出营帐。

  “这么快就和好了?”赵高等人都是看着共成一骑的公孙丽姬和樗里寻。

  全程他们都在吃瓜,但是这时候不应该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

  怎么就共乘一骑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没看到的?

  仔细回想了一波,四人对视一眼,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和好的。

  “你的手?”公孙丽姬发现樗里寻是单手持缰绳,左手抱着她,本来是想撇开他的手的,但是刚拉开就看到樗里寻手掌中长长的一道剑痕,立马心疼的问道。

  “没事!”樗里寻不敢解释说这是他玩歃血为盟,然后还没用上,自己瞎割的一刀,主要是太特么丢人了。

  公孙丽姬也没有追问,只是将身子靠在樗里寻身上。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赵高四人跟在后边同行,再次对视一眼,夫人啊,你有点骨气啊,怎么这么快就服软了呢?

  “高明白了!”赵高突然恍然大悟道。

  “赵大人赶紧说说。”其他三人急忙看向赵高问道。

  “长得好看就是正义!”赵高说道,然后指了指樗里寻的脸,放眼大秦,樗里寻或许长得不是最好看的哪一簇,但是谁让人是宗师呢?那一身的宗师气度是常人不具备的,静若谷原,而女人都是好奇的猫,对这种气质是好奇的,因此也最容易沦陷。

  苍狼一愣,好像真是这样,不少女杀手也很对他极为好奇,有事没事就想靠近他。

  终于,秦军大营出现在六人面前,六人也只能下马步行走入大营之中。

  “你怎么在这里?”一入秦军大营,樗里寻就看到了坐在主将位上的李牧,连蒙恬和扶苏都只能坐在下首位。

  李牧眨了眨眼,老子牛逼啊,在哪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想不到吧,老子自带主将光环。

  “你不会真的是李牧吧?”樗里寻几乎是已经确定了,这个家伙就是他们本来要找的目标人物了。

  “樗里牧见过公子,夫人!”李牧笑着行礼道。

  “樗里牧?”樗里寻呆住了,你什么时候变成樗里了,虽然你说过是要赖着我了,可是你连姓都改了,是认真的嘛?

  “所以,之前指挥进攻前贤王部的是老头子你?”樗里寻想到自己被人摁在地上摩擦的惨痛经历,他觉得蒙恬现在应该跟他五五开,还不至于摁着他打。

  “玩得开心吗?”李牧笑着反问道,间接的承认了就是他指挥的。

  “小子见过武安君!”樗里寻是真的怂了,除了李牧,他想不出当世还有谁能这么摁着他摩擦了。

  “不,老子不是!”李牧直接否认,承认了或许始皇帝也能容下他,但是他只想好好的安享晚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