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五十六章 鸟坠落
 
  沦为人类坐骑多年,玄鹰早已失去尊严,在弱者面前总是作威作福发泄怨恨,而在强者足下只剩卑躬屈膝。

  况且又能怎样向张宗灵上告呢?

  说自己在外头出言不逊欺凌弱小无故惹到金丹修士,还是说堂堂张真人手下的坐骑技不如人被修士出手教训?

  哪怕杀人,只要不留证据主人就绝不会追究,但若是和修士打输,状告上去最先受责的反而会是给主人丢脸的他自己。

  “俺不会说的!”玄鹰坚定地回答。

  景凝收回法术,“那就滚吧。”

  恢复自由的玄鹰翻身化为巨鸟,侧目用眼睛将少女容颜身形狠狠刻印在心里,倒不是记恨而是将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再得罪她,最后振翅欲飞。

  “哎,等一下!”

  女人的声音却又使它顿住。

  景凝修行至今,按理说金丹期已经拥有短暂爬云飞天的能力,但她缺乏同等级的功法以及飞行法宝,尚未真正体验过飞行滋味。

  “我有个地方要去,既然你已是坐骑,载我一程应该不成问题吧?”她半真半假地说道。

  玄鹰是张宗灵所有物,从未有外人踩上过它背部羽翼。

  但既然主人给的命令是自由活动,只要没有杀人就可以干任何事情,背他人上天更不在约束范围内。

  “当然,请!”爽快同意的同时,玄鹰伏低身姿,被火焰灼烧后残缺的尾羽撑到地上,这套动作它已无比熟练。

  景凝走上巨鸟背部,提起裙子跨坐到脖颈之间,手扶住金色项圈,心中生出些忐忑,与乘坐飞机截然不同,四面皆空毫无保险措施的状态难以给予安全感——哪怕她已经是金丹期修士。

  巨鸟双足蹬地,加速度陡增,恍惚之间景凝已身处十丈高空,往地面俯瞰,山川河流具收眼底,向空中瞭望,清风流云梦幻而又绮丽。

  真正处于飞行中途,才终于感受到脱离地心引力是多么地美妙。

  轻抚巨鸟柔软绒毛,她再次想到自家不争气的宠物,蛤蟆丑确实丑了些,几天不见却莫名有些想念。

  蟾十一身上有轻微妖气,进城遇到修士少不得惹出麻烦,所以景凝在进城前把它扔进路边田野。

  给玄鹰指明方向,鸟往当初丢下蛤蟆的地方飞去。

  巨鸟从西荒城顶部划过,垂落地面的黑影引起阵阵骚动。

  “那是什么!是妖怪还是神仙?”

  “好像是只苍鹰!天啊,居然有这么大的鸟!”

  有消息灵通的人解答,“什么妖怪!那是新任观主的坐骑,今天早晨载着仙风道骨的张真人出现在城东郊野,好多人都看到了!”

  “什么!新观主已经抵达!相貌如何,修为如何!”

  ……

  城里议论纷纷,而在镇山观某处小院,从年初开始许久未现身的老观主丘真人凝视着头顶的鸟若有所思,随即往恭敬伫立在身侧的中年道士吩咐。

  “那只鸟,今夜必死于妖族手上,希望它的死亡能让我们张观主了解到如今西荒城群妖齐聚岌岌可危的处境。”

  “是,我现在就去处理。”中年道长得到命令,离开道观来到城内一处私密庭院,在屋里褪掉道服换上劲装取出弓箭。

  弓为木制长弓,造型朴实无华,刷了黑漆的木杆上有轻微裂痕。箭有九支,尾羽不整似乎是重复使用过多次,箭头甚至长出绿色铜锈。

  神兵哪怕放置千年万年也是光艳如初毫无损坏。中年道士所执的破弓箭当然算不上最顶级的法宝,但是能够让镇山观观主嫡系珍藏并用它完成重要任务,此弓箭绝非凡品。

  他又小心翼翼从地板暗格里取出玉瓶,拔出瓶塞,浓郁的煞气滚滚而出。

  丹道修士对于妖丹的处理都是用重重烈火祛除妖煞凝练出至精至纯的灵丹,而他手中的物件却反其道而行,只炼化妖丹灵气反将妖煞保留,对人族乃是剧毒但若是妖怪尝上一口,可比拟几十年血肉修行。

  而如此妖邪物品,正是用来伪装妖族袭击的道具。

  只看一眼确定瓷瓶无误,他立刻按紧瓶塞收入袖中,再悄然离开西荒城,追随天穹玄鹰飞行留下的轨迹直奔城西山林之中。

  ……

  “又快又稳,不错不错!”飞速抵达目的地,景凝摸着玄鹰顺滑的鸟羽毛口中赞叹。

  虽然之前化出原形的时候被对方冒犯,但是用法术揍翻对方,又体验了趟免费航班,恩怨分明的景凝基本算是原谅这只傻鸟。

  她向玄鹰说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玄鹰没有感受到任何好意,这次头也不回地展翅离开,心中想着哪怕再听到叫唤也绝不落下。

  离开鸟妖,景凝在郁郁葱葱的林中寻到多日未见的蛤蟆,抱在怀里感觉体积又扩了一圈,但比起展翅十丈来宽的巨鸟,仍然只是芝麻大小。

  “你看看你,再看看别家的宠物。”景凝单手捏着蛤蟆,另一只手指着空中的黑色阴影,“又小又丑,我都不敢给你带出去。”

  “呱。”蛤蟆高兴地给出回复。

  而仿佛是给蟾十一做出回应。

  天空响起一声悲怆的啸叫。

  景凝所指的玄鹰失去滑翔姿势,一头栽落。

  “好吧,我收回前面的话,宠物或许还是弱些猥琐些比较好,长得太招摇很容易吸引攻击。”景凝往手上的蛤蟆说道。

  毫无疑问玄鹰遭受袭击,但能够轻而易举击落它的修士至少金丹期修为,这样的人西境不超过双手之数。

  况且西境谁有如此大胆,敢对镇山观新任观主的宠物下手!

  对于见面不到两个时辰的玄鹰,景凝除了一丝骑上去的欲望没有其他情感,并不存在营救的理由,而且面对同为金丹期的修士,缺乏手段的她很难战胜。

  可是理智和直觉都趋势她往巨鸟坠落的方向疾奔。

  凶手必然会到现场确定猎物生死,甚至为了避免被法术追踪他大概率要破坏现场。

  景凝无疑是距离最近的修士,她如果能够最先到达,哪怕救不了玄鹰,仅仅确定凶手身份就绝对能帮她获取到利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