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四十三章 参照物
 
  西荒城。

  大乾王朝西境最繁华,也是最早建立的城池。据景凝目前已知信息,自无始脉第五任天师道龄真人奉皇命执印率三百弟子向西抗击妖族,并于此斩妖建城,至今已逾千年。

  与西陵县群山耸立的地貌相异,出得豹跃涧便是一马平川良田沃土,纵目远望绵延原野尽头,巍峨雄壮的城墙如山岚耸立,不言而喻,那即是景凝耳闻已久的西荒城。

  临近道门盛典,城中处处张灯结彩笙歌鼎沸,街上人潮如织热闹非凡。

  弘景透过方格裱纸小窗望着喧闹街景,只觉如释重负。

  虽说道心坚固,但终究是初次与异性同乘香车,半露藕臂,豆蔻玉指,深色厚实衣裙包裹下窈窕却成熟的身段,尤其那手凭空画符的绝妙手段,无不令神魂虚弱的年轻道士遐想混着赞叹。

  而越是对景夫人容貌以及实力的欣赏认可,内心的罪恶感与厌恶感便越加强烈,如此姿容与境界的修士为何性格乃至行径毫无正派作风可言……

  他急于摆脱狭窄车厢旖旎的氛围,当即拉开车帘,以急切完成师命拜往镇山观为理由向景凝暂时辞别,并言若是学会了【五火真龙术】第一层,可以托人去镇山观寻他。

  景凝道,“镇山观呀,奴家这次来西荒城也是要去敬香礼拜的。”

  轻飘飘的言语令弘景身形一顿——她什么意思,与镇山观有交情,还是说和我一样受师门命令来参加大典。

  景凝话语并无内涵,最多只是在敬香礼拜外多了个参观学习的念头。

  她目前渴求的并非灵丹妙药或符篆术法,而是与境界提升最直接相关的观想之法。

  观想之法具体是何方法尚缺乏体验与实证,她只是从回龙观那里了解,观想的开启与食气相似,必须有一个与【千山独行图】作用相同的引子,道士称其为道门传承信物,景凝理解为观想用的参照物。

  而参照物并非凡常事物更非荒野小观能够保有,诸如太乙脉祖庭太一观的太一圣水,太乙武当观的【两仪式卷】,无始脉正一观供奉的三天尊本相,或为蕴有天地大道的天生灵物,或为开派祖师的手书法卷,或为世人香火愿力集结之神像。皆由观内高人严密看管,只等弟子晋升金丹方才取出参悟。

  镇山观作为此方州郡声势规模最浩大的道观,又传承自第五任天师道龄,想必不会令蛇空着尾巴离开。

  只是尚不明确其道门信物是为何物,又有谁保管藏于何处。

  初来乍到,还不是最好的参拜时机。

  景凝见弘景暗自揣测,当即又拱腰道,“不过如今夜色迷离,奴家女子之身贸然造访恐怕不妥,只好暂且与弘景道长道别!”

  老道士不懂其中内情,只听得弘景要走,忙劝解道,“我看也是,此番分别恐怕再难相见,夜色又深那道观或许已闭门谢客,不若先歇一晚,明日再往镇山观拜见。”

  但弘景只觉如坐针毡,坚决辞别。

  老道虚渺子心道弘景不解风情,景夫人先是同意孤男寡女独处车内,又直言要去镇山观找他,居然就一点都不解其意。

  但老道士想要和身怀法力的年轻道士处上关系,不敢明言,只得跟着弘景一齐前往镇山观。

  与两人作别,景凝找了家客栈下榻,沐浴更衣后化作蛇形,挂在床头雕花上,摇转尾巴苦心钻研符篆。

  她虽然性格跳脱,但行事主次向来分得清楚,实力才是畅快作为的依仗,否则当初也不会在山里一待就是八年。

  如今西荒城各路势力云集暗潮汹涌,金丹期修士可以立足,但远没到横行无忌的地步,想要一窥镇山观道门信物,更是困难重重。

  向外要调查清楚镇山观的实力与布置,做好妥善的参观计划。

  对内则要尽快掌握【五火真龙术】甚至再多学习几门法术,最大化提升实力。

  房间里道道青光聚散。

  法篆绘制不停地失败。

  由夜至明,凝结在空中的法篆由最开始的残缺逐渐丰满,但景凝有些支持不住,她结丹期的灵气可以肆意耗用,但神魂渐渐虚弱。

  “就到这里吧,初步掌握法术至少还需要两天,接下来就尝试调查和熟悉西荒城的一切。”景凝放弃符篆的修行,背上长刀出门。

  她依旧是孤身只影的柔弱女子,但有六尺来长武器的威慑,敢于以火热眼神扫视的人明显变少,大多都转成暗地里偷瞄。

  街上各式街摊零食比西陵县城丰富多倍,但景凝如今有任务在身没有时间闲逛,只是买了份很受欢迎的肉馅烤饼。

  啃着烤饼,锦蛇构思接下来的计划,“想要迅速掌握偌大西荒城的各处形势,只靠本蛇双腿去逛,就是十天半月也不可能完成。”

  之前雇的车夫就很是实用,景凝决定继续效仿。

  “本蛇需要雇个优秀的本地向导。”

  但是这次要做的事务求保密,向导必须能够绝对信任,或者说必须是自己完全掌控住的人,否则一旦背叛,本蛇在城里的行踪计划全副暴露,非常危险。

  不止如此,这位领路人需要和城里的地下势力有所接触,如果本身也有不错的修为那就更好。

  景凝一番计较之时。

  三五道大胆而火热的目光,从旁侧阁楼高处,直直盯往她身上。

  景凝回视,飞檐翘角下,三位锦袍玉带的公子哥,调笑着向她招手。

  “姑娘,你穿得如此严实却背着把这么长的刀,就不怕耍刀的时候绊了脚?哈哈……”那起头的男子喊道,“还是说,那刀只是装把式的玩意儿?”

  蓄着胡子的男子喊,“胡说!我下了一百两银子赌姑娘你是玩刀的老手!怎么穿着长裙子就耍不动刀了,人家弄刀时不能把碍事的衣服脱掉吗?嘿嘿!”

  手执折扇的解释道,“嘿!楼下的姑娘给我们做个解答呗,我们哥三都打了赌呢!赌姑娘手脚上的功夫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