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四十二章 教法术
 
  日照当空黄尘滚滚,官道上的车马渐渐增多,往来旅者进出于狭窄的豹跃涧,嘴里时不时飘出来凶杀、劫匪、满地尸体之类的言语。

  年轻车夫和老迈道士等待在路口,一个焦心地恨不得立刻进去谷内,另一个躺在车棚阴角处事不关己。

  终于,远处浮现熟悉的紫色窈窕身影。

  车夫远远喊道,“景夫人,峡谷里没出事吧!我看其他路人都安全地过去了……”

  “嗯,谷里有劫匪,多亏这位弘景道长,已经解决麻烦啦。”景凝走近回答。

  谷外的两人这才注意到走在景凝身旁衣着褴褛却英气毕露的道士,以及他背上驮着的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年轻家伙。

  “弘景道长惩恶扬善为我道门增光,实乃我辈楷模!贫道虚渺子佩服!”老道士立刻奉承。

  弘景脸色微僵,屈于人下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好沉默不语。

  老道士继续和弘景交谈拉近关系,景凝则向车夫交代自己的打算。

  “西荒城即将到达,弘景道长答允我后面的路由他护送,所以你不必再给我赶车。

  当然,也不是立刻就让你回西陵,涧里出了惨案,这还有一位幸存者,先安置在车里休憩,等西荒城的巡逻队到了,把他交过去,这趟生意就算完成。”

  听着景夫人细致又冷静的交代,车夫心中不由地哀愁,恐怕今后再无缘遇见景夫人此等贵客,随即释然,哪怕送到了西荒城也终究要分别。

  他低头道,“好!我一定亲手完成夫人托付的事。”

  ……

  将休克昏迷的陈小四放进车厢交由车夫看顾,景凝和弘景牵了辆商队的马车重新上路。

  虚渺子老道士很熟练地爬上车。

  遇到位年轻有为的道门精锐,他哪里愿意放过结交的机会。

  但景凝遣散原本的车夫,是为创造和弘景独处的机会,怎能被他臭道士做成碍眼的灯泡。

  她拉开车帘,“弘景道长身上负伤,恐怕难以拉车,不知虚渺子道长是否能够驾车,让弘景道长进车内调养……”

  虚渺子心道这小道士怕不是有艳福,忙殷勤地抓住缰绳回应道,“哈哈!当然!弘景道长你去车里,这驾车的事放心交给老道!”

  弘景只得不情愿地弯腰进入车厢。

  未等坐稳便故意撇眼往窗外张望,开门见山说,“不用装做柔软妇人,说说那三个条件吧。”

  景凝道,“你那操控火龙的法术,我想学。不过这旅游劳顿,恐怕没法教学,等到城里再说吧……”

  弘景侧过头正视身旁美人,他揣测过许多可能,却没想过景凝居然想学自家法术。

  景凝笑道,“怎么,师门秘术,禁止外传?”

  弘景摇头解释,“……景姑娘为何要学?修行界有言法术贵精不贵多,一法通万法灵,擅自修习与神魂不合的法术,只会事倍功半。就连当今号称术法十全的康乾老人,也只是在通神之后才遍览万法。”

  景凝能理解他说的道理,修行最核心的追求不是战斗,长生不死才是此世界大部分道士的目标。

  而基于此目地,诸般术法末流接可抛弃。太乙脉讲求顺其自然,静心无为,从不苛求掌握更多法术;上清脉专研一法,认为擅自学习它门法术有违本心,甚至污秽神魂;只有无始脉的道士,才会为了追求普世利益而掌握多种法术。

  景凝严格来说习的是太乙脉术法。

  但她晋级金丹后尚未找到观想之法,手头更无合用的法术,弘景善意的劝解毫无说服力。

  当然,景凝才不会直言自己因为手上根本没有强力法术,所以从他这白嫖。

  她说,“你那法术用起来很漂亮,所以想学。这个答案满意吗?”

  弘景对景凝的回答不置可否,以这女人说的话可信度再说任何话都是徒劳。

  他掏出纸笔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传你【五火真龙术】,早点完成条件再无瓜葛。”

  “年轻人真是性急……”景凝轻笑。

  年轻道士逞气提笔往符纸上书写。

  即使是平坦的官道颠簸也不可避免,哒哒的马蹄与嘎吱转轴的木轮,令车速时快时慢。

  但他紧握的毛笔并未丝毫抖动。

  红色朱砂细纹渐渐铺展,规整有序的线条全然不受外界影响,符纸渐渐地被填满,终于炽热的意象轰然显现,并在最终收笔时封锁得无影无踪。

  在快速行驶的马车上一笔不漏地完成复杂符篆绘制。

  他擦干满头细汗,递过符纸。“这是【五火真龙术】第一层,赤龙。”

  景凝接过符纸不由暗自佩服。

  只看线条符篆的复杂度可比她手上的【太乙变形符篆】,而这还只是【五火真龙术】的第一层,按照法术名称,后面还要叠上五张符篆才算完成。

  运笔时的气机控制极其精细,笔尖在千百条曲折线条里的穿梭勾连,还是在颠簸不停的马车上书画!

  对这套的掌握度无疑已堪化境!

  她问,“练习这套法术几年了?”

  “三年。”

  “爱好打篮球吗?”

  “?”

  “重新画一遍吧,这次慢点,我刚才没看清灵气的运作。”

  弘景依言再取一张符纸,认真地刻画起符篆。

  景凝看着蝇头朱砂笔缓缓划过黄纸,小啃一口肉干心中得意。

  果然请人私教和主动拜师求学待遇不同,她可以让这位年轻讲师一遍接着一遍地当场教学,而投师拜门的学徒只能被动听师傅讲课,稍微懈怠下来还会挨责备。

  一连绘制三张符篆,弘景灵气消耗大半神魂也近于虚脱,他气喘吁吁地背靠软垫。

  “你看,我说没必要急着教学,这么短的时间怎可能掌握,当我是过目不忘的天之娇女吗?”景凝毫不留情地嘲讽。

  她回忆弘景绘制符篆的手笔,尝试并指往虚空轻点,只画到小半勾连的青光便溢散掉。

  “果然还是不行……”景凝摇头。

  而看着点点青光伴随玉指勾划在空中凝聚,身疲力竭的弘景心中震惊,他到这时才明白面前的女子究竟多么可怕。

  同时也恍然大悟,食气期的自己被金丹期修士玩弄揉捏并不可耻,而是纯属倒霉。

  凭空作符!那是金丹期才掌握的法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