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三十三章 挣钱法
 
  景凝在街上晃悠一圈,二两银子花得精光,却只稍微填满肚子。

  摸摸小腹,“那就行个无本买卖先挣些钱吧。”

  徒步来到栋豪华庄园前,只见门口两座开过光的石狮子神采奕奕,纯阳灵气发散,妖魔鬼怪轻易近不得身,两丈来高的朱漆大门上钉着海碗大的铜铆钉,顶上牌匾更是镀了金箔大字【王员外府】,突出个财大气粗。

  景凝眯着眼睛笃定道,“庄园主人定是个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

  “嘶,本蛇今日就是要劫富济贫哩!”

  景凝找了个偏僻角落化为蛇形,将脱掉的衣服叠整齐藏好,接着翻墙游进庄园。

  庄园很大,内里房屋连墙接栋,绵延不绝。

  景凝不清楚哪里是安置钱财的府库,只往最中央的屋子爬去。

  屋里坐着两个男人。

  锦衣玉带的肥胖中年人看起来似乎是庄园主人,正端着架子说话。

  “县里统共八十一个名额,凭什么我家三郎塞不进。你有多少苦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只提一个要求,把吾家三郎王辛尧的名字写进镇山观童子名册里。”

  锦蛇从商队那里知道不少镇山观的信息,方圆百里或者说整个西南郡内第一大的道观。和上清、太乙之类讲求清修的派别不同,无始脉道观皆往外大肆招收门徒,最泛滥的六斗米教更是只需缴纳六斗稻米便能入教,连天分根骨都毫不检查。

  而镇山观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公开招募选拔方式,今年就是镇山观每八年一次招收道童的时候。

  看堂上情形,这王员外怕是要把名额黑幕给自家儿子。

  另一位身材消瘦身着道袍的男子支吾,“王老员外……今时不同往日……

  您也知道今年是镇山观三百年一轮的观主换届,若是那新晋的观主查得童子有滥竽充数之辈,不但您家儿郎要受责罚,我的位置,额,恐怕也保不住……”

  王员外生气道,“你是说我家三郎天分差?”

  男子忙摆手,“没这个意思,令郎天赋万中无一,只是比起入选的那八十一位,呃,有那么些微差距……放在往年……”

  王员外打断道,“哼!别跟我说这些话!事情办不了就滚!办得了就拿钱!”

  “那,我滚了……”道袍男子赔笑着收敛颜色抱拳作揖,转身下堂。

  堂内王员外一口饮尽杯中茶水,咒骂道起来,“好啊,有八十一个童子比我家儿郎天资高,那我除掉一个,比我家辛尧天分高的就剩那八十个,除掉十个,我还不信辛尧去不了镇山观!”

  锦蛇暗自咋舌,本以为只是个鱼肉百姓的地主,没想到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恶人,这下自己不但能劫富济贫,还有惩恶扬善的机会。

  那锦衣男王员外在屋里独自坐了好一会儿,唤出个小厮,“给我把曹护院叫来!”

  小厮拔腿出门,王员外起身踱步往里屋走。

  锦蛇沿着桌角一路跟随,见那员外往墙上开出个暗格,取出个小方木盒,打开后竟是满满的金叶子。

  他先是取出两片,似乎觉得不够,又抓三片金叶。

  “真是,刚说缺钱,这王员外就慷慨大方地送金子来了!”景凝蛇信微吐,身体忽地无风飞涨,倏忽间俏丽在员外身后。

  未等员外瞧到,她单手虚画,黑色衣裙覆盖住光洁如玉的赤裸身躯。

  从背后偷袭是蛇类绝活,但面对弱小道连屋里多了个人都没察觉到凡人,一击毙命有如吞蟑螂填腹,实在是没有趣味性。

  景凝靠近张口说话,“喔!好多金叶子,老头子能送我几张吗?”

  王员外这才反应屋里有人,神情剧变,“谁?!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景凝腼腆地笑着,“我?一个缺钱的人,哦不,妖!原本是来找您借点钱!”

  王员外心知这些年得罪过不少人,就像他可以请护院去杀人,那些仇人同样能请修士对付自己,面前女子明显来者不善。

  他忙恭维道,“妖,哈哈,开玩笑了,姑娘长得如此面善怎么可能是妖嘛……至于借钱,哈,想借多少我这里都有,都有……

  若是姑娘有意为我王府办事,荣华富贵更是轻而易举!”

  景凝不介意在杀人前多聊几句,猎物死前挣扎会不停刺激锦蛇上下颚,加速血液并提升吞咽快感。

  如今修成人形,猎物死亡绞尽脑汁的辩驳,同样令她变得兴奋。

  她走到近前说道,“可是我借的很多,而且不会还账。”

  女子曼妙身姿还有妖媚步伐,若是平时定是诱得王员外色与神授,但此刻只令王员外不由地惧怕,就仿佛面前真站着吃人不吐骨头的妖。

  他全身肥肉颤动,前递木盒,“哈哈,不还,不用还……”

  景凝接过木盒,“哎呀,可是本蛇连长相现在都被你见着了,恐怕就算赖账,王老员外也有的是能力雇人寻奴家还账……”

  王员外摇手,“不会的,不会!”

  但景凝单手戳动。

  噗嗤。

  眼眶里尽是鲜血。

  她笑着说,“这样就认不出了呢。”

  王员外痛苦地嘶嚎求救,但景凝另一只手穿进喉咙,结果掉性命。

  “哎呀,你叫得太难听,本蛇不小心下手重了。”

  向瘫倒的尸体道完歉,景凝不由地感慨起蛇生第一次杀人。

  曾经重若千钧的人命如今只手可夺,力量实在是太美妙。

  她目光投向墙壁,“让本蛇再搜寻一下,是否有其他藏宝暗格。”

  屋外响起低沉的呼唤,“老爷?”

  干扰比景凝预计来的快,她放弃继续搜刮战利品的想法,摇身变成刚才离开的道士,抓着木盒往屋外走。

  两人对视一眼,景凝从容说话,“王员外在里屋,唤你进去见他呢。”

  脸上有道十字伤疤的男人似乎认得之前那位道士,礼貌地鞠然后进屋。

  随后是惊诧至极的呼喊声。

  “老爷!老爷被杀了!快,外面的护卫,拦住宋道长!”

  景凝轻笑一声踏出屋门,再摇身变作路人模样,轻而易举地突破赶来的护卫,大摇大摆走出庄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