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三十二章 蛇进城
 
  受中午的除妖事务所累,商队没能在入夜前抵达县城,只能和前日一般找个平坦地安置营地。

  晚霞似火夜色渐浓,弘景盘坐于靠近树林的绒绒青草上吐纳。傍晚阴气上涌阳气衰退,并不是食气的好时候。

  但是他本能地极度不安。

  附身景氏的厉鬼被自己重伤,后又吃聂护卫一刀,亲眼所见已神形俱灭。

  本该是尘埃落定的局面。

  但是回想除妖经过,尤其是最后施放符咒破天荒地连续失败,事情似乎透露出蹊跷。

  弘景自幼潜心修行,虽称不上天资聪慧但总算是专心一致道心恒固,【五火真龙术】是他最擅长的法术,自习得后每日勤练务求如臂驱使,今日却连续做法失败,很难认可是出于操作失误!

  身侧有人靠近,腿脚磕碰的声音十分明显,弘景停止吐纳,睁眼看去。

  年轻的寡妇景氏迈着艰难步伐走来,身着一席挡风的褐色大氅将浑身遮得严实,头上挽个简单的发髻,手法粗疏像是初学者,再没有初见时的妖冶。

  弘景对这样的景氏生出些好感。

  他却不知景凝此刻正觊觎青阳观的法术。

  走到近前,景凝弯腰作揖,“弘景道长,奴家听闻除妖一事,特来拜谢救命之恩。”

  弘景答道,“除妖乃是本分,姑娘不必言谢。况且在下为求速战速决,曾狠心对姑娘使出法术,也有得罪之处,心有惭愧受不得此谢。”

  景凝心中赞叹这弘景倒真是个立志除魔卫道的有为青年。

  同时眉头微蹙,用钱财美色换取其宗门法术定然行不通,以生死胁迫成功的可能性也极低。

  既然在他身上谋求法术非常困难,或许放弃才是明智的选择。

  天下肥羊千千万,何必逮着一只褥。

  明日就要抵达县城,那西陵县里的江湖帮派修行道观少说也有双手之数,入手法术的机会必然存在。

  但是。

  景凝那不得安分的蛇蝎天性,总是驱使她往背离寻常人的处事原则行事。

  她渴望获得的东西,就一定要狠狠攒在手心不可!

  幻想着弘景恭恭敬敬地将法术教给自己,心不由地噗通直跳,化为人形后依旧略长的舌头止不住要往唇角滑,赶紧掩住嘴。

  “怎么了?”弘景忙搀扶住。

  “唔,没事,那奴家就告辞了……”景凝转身离开。

  注视暮色下少妇朦胧的背影,弘景总感觉哪里不协调。

  大氅也掩不住扭腰的幅度,连带着衣摆不停揉擦草茎,仿佛拖拽着尾巴的某种动物。

  他想,或许是脚伤的缘故。

  ……

  第二日大早,车队驶入西陵县城。

  景凝拉开车窗远远见得城墙高耸旌旗飞扬,路旁人头攒动叫卖声不绝,进出县城的队伍已排出条长龙。

  仙侠世界县城壮观程度远超景凝用前世封建社会为基础设想的城镇,令初次领略如此景观的乡下小蛇满心憧憬。

  日照青云压城头,朝光莺语散门楼。锦鳞瞧得酡颜醉,欲下香车烂漫游。

  进得县内,景凝便向商队告辞。

  商队陈掌柜打点她二两银钱,又吩咐那侄儿陈小四护送姑娘寻县内亲戚投奔。

  走在四通八达的街上,左右尽是飞檐斗拱朱墙绿瓦,就连脚底踩的硬石板,也充满异域新奇之感。

  前方陈小四问,“不知景姑娘那亲戚居于何处?”

  景凝当然没有亲戚。

  她模棱两可地回答,“多年未曾走动,奴家也不晓得,只依稀记得居于城北……”

  陈小四殷勤道,“依俺所见,先不论是否寻得到那偏门亲戚,就算寻着了,景姑娘也只是过着寄人篱下孤苦伶仃的生活,说不得还得受些委屈……”

  景凝出声指正方向,“往左走。”

  景凝全程往路旁舞坊酒肆望,陈小四聒噪地说十句话或能回上半句。

  两人在县里绕了半个时辰,趁对方分神说事的空当,景凝指着旁近无人的院落,轻唤一声,“找着了。”

  手上简单施个幻术,她折身从容将陈小四甩开。

  而陷入幻术的陈小四,独自往前走了六七步才有所反应,猛回头时已无美人踪迹可寻。

  “景姑娘……”他左右呼喊,却无人回应。

  “怎么回事……景姑娘刚才进得是哪家庭院……”左右分辨,但哪里找得到线索。

  又往左邻右坊问了个遍,依旧没寻到景氏所往。

  年轻的商队伙计满脸愁容。

  “唉!俺这是连个伤着腿的姑娘都跟丢了,原本还想回程时看望一趟景姑娘,说不得还能讨个亲事,如今连个地址都没有……”

  景凝没再管商队伙计的自怨自艾,终于不用扮演弱质女流,她迫不及待解开小腿缠带,擦掉光洁皮肤上的血疤。

  猛呼吸城里混杂而又香甜可口的人类气息,纵心所欲地在街上游逛。

  按照景凝已知信息,车队会在城里售卖掉小半货物,再顺路搭载些同样去往西荒城的乘客,两天后再次启程。

  景凝有充足时间领略这处西境边陲县城。

  掂量手中二两银钱。

  随手往贩卖小吃的商贩那买过五串糖葫芦,往饼铺买得两份烤饼。

  锦蛇化形后才恢复味觉,最初那几日尝过山中苦涩无比的野菜,耍计谋进入商队后吃的也只是干燥口粮。

  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进嘴,锦蛇尚未咽下,竹签上的其余山楂果也跟着填进嘴里。

  “嘶,唔!太好吃,习惯性把食物一口吞下去了……”

  锦蛇涨着脸把糖葫芦咽下去。

  路人纷纷给予讶异的眼色。

  “这位姐姐吃东西的样子好奇怪哦。”

  “糖葫芦还能这样吃吗!我也要试试!”

  “别学她!这姑娘人长得挺不错,可惜怎么就犯了病!”

  ……

  景凝装作无事地离开,反身又跟住几位说话最不遮掩的。

  “让你嘲笑我!”往鞋上踩一脚。

  “这位大姐也犯病了哩!”把包子塞进塞进嘴里。

  “小弟弟你不会吃糖葫芦,姐姐帮你消化。”硬抢走少年手上的糖葫芦串。

  留下满地狼藉,记仇且心眼极小的锦蛇满意地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