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宰辅中文网 > 锦蛇妖仙 > 第六章 偷学法
 
  三天过后,两位道童挨次掌握了食气法门,将天地间的灵气纳入丹田当中。

  再往后,老道将每天的教学活动分为四个部分。

  早晨念书识字一个时辰,午时入定食气一个时辰,午后再学习画符掐诀之类的道门技能,晚上则跟随师兄弟们念诵道门经文两遍。

  锦蛇这段日子除了费精费神地借助重复打断食气提升自己对灵气的感应能力外,还颇费了心思改善其在观里的偷师生活。

  首先是房梁上的位置距离讲台太远,听课效果差不说,还一直吃灰。

  所以经过研究,锦蛇选定了靠窗的席位。

  左边有阳光直射,白天趴在窗沿上,正好将鳞片晒得暖洋洋,极大地提升了冷血动物的精神活跃度。

  右边的窗户纸被蛇用尾巴戳破,既能清楚地看到道士授课的细节,隐蔽性也不低。

  然后是观内饮食问题,作为唯一稳定的食堂,殿前的荷花池菜色单调寡味,所以锦蛇开发出两处新的进食地点。

  首先是观内厨房,那里的老鼠很肥,但数量有限,绝不能竭泽而渔,蛇把那里当做好几个月去收割一波的高级餐厅。

  接着是观外的山林,荒山野岭菜色繁多,但捕猎需要浪费大量时间,热心好学的锦蛇可没那么多精力放在千篇一律的捕猎上,只能视之为偶尔光顾加餐的小灶。

  好在自己作为变温动物,新陈代谢能力较低,对于食物的需求有限,六天一次进食就完全能够满足野外生存——考虑到学习活动的巨量体力消耗,锦蛇将进食频率提高到四天一次。

  人之物质需求在衣食住行,此世转为蛇身,衣和行无所求,现在食能饱腹,住有道馆金殿,锦蛇足够满意。

  而精神追求上,虽无前世游戏小说傍身,但心心仰慕的修行长生之道近在眼前,仅此已能让其心无旁念苦心孤诣。

  暖日闲窗诵法音,小池碧水照金鳞,偷学生涯忙碌又充实。

  春去秋来,寒霜渐上枝头,转眼又到了即将冬眠的时节。

  锦蛇依然如饥似渴地汲取修行知识,并强行推迟自己入洞的日期。

  蛇很担心一觉睡过去,错过太多课程,导致明年开春时候没法跟上进度。

  于是,偷学生涯有了变化。

  到了一个阴沉的早晨,寒意透骨的小雨突然从云端淋落。

  蜷缩在窗台上听课的蛇,由于低温而身体僵硬,相对地脑洞也昏昏沉沉,即使敏锐的感知力让他体悟到人类的靠近,也只是微抬起头。

  “或许,必须冬眠去也……”

  蛇正如此想着,接着便是一阵头晕目眩。

  有人在捏蛇的尾巴,并提了起来。

  耳畔传来孩童的声音。

  “师傅,窗户上有条死蛇!咦,还没死!”

  锦蛇骤然从半睡中醒来,本能地挣扎,四处扭动身子——糟糕,自己暴露了咝!

  又是孩童在说话,“这蛇好像在哪看过呀!”

  接着是老道惊讶的声音,“啧,这难看的花纹,黄黑像污泥似的。啊,我想起来了,是今年春天为师带你们上山时,遇到的那条菜瓜蛇!”

  锦蛇挣扎的动作更加激烈,啪地一声从道童手中跌落,然后如同离弦的箭,飞速窜进金殿当中。

  等等……

  自己好像逃错了方向。

  逃进金殿,岂不是给了道士瓮中捉蛇的机会!

  然而醒悟过来的锦蛇已无回头的机会,只得胡乱找了处椅角旮旯里钻,然后蜷缩住身体。

  原本受冻而迟钝脑洞终于开始运转,感知也变得清晰。

  殿外隐隐约约传来老道和童子的对话。

  老道说,“那菜瓜蛇大概是来殿内避雨的,反正无毒也咬不着人,就不用去捉了。”

  “几个月没见,这长蛇倒是比刚上山那会儿滋润许多,看这身形怕是有四尺长了吧!”

  另一位声音沙哑的道童转而道,“师傅!大师兄一直说近些日子,院里的鲤鱼少了许多!定是被这蛇吃了!”

  简祐听出来,这是那位个子较高的道童,别看人长得挺拔俊朗,但性格却非常单纯又胆小。

  松霞道人回答,“应该是了!蛇吃鱼,本就是天地法则,无需抱怨。

  而且如此充满灵性的长蛇,如果不是有用望气术看过知道它未生灵性,实在很相信就是条普通的菜花蛇。难道里面还有老道我无法纠察的机缘?”

  老道继续道,“等晚课时,我会告知大家——今后就任由那菜瓜蛇食用池里的鲤鱼吧,莫要加害此蛇。”

  矮个道童疑问,“岂不是便宜了那臭蛇?”

  老道斥道,“修道之士,休要以眼识人!此蛇虽无法开灵,却能屡次现身观内,即使并无机缘在身,也必有天道眷顾其行,吾等当善待之!”

  这些话听得原本胆战心惊的锦蛇暗声叫好。

  连带着,那蓄着斑白山羊胡好似江湖郎中的松霞道人,看起来都顺眼许多,原来这就是得道高人嘛,心性比这两个臭小道士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等本蛇偷学,不,进修学艺有成,将来称仙做祖之日,自会报答与你。

  尾巴轻轻摇摆,之前被那小道士拎住而产生的惊悸感渐渐消退。

  熏香的气味缓缓钻进脑海,殿内温暖的炭火气息将锦蛇包裹,之前压下的困意卷上心头。

  蛇的眼睑渐渐咪下。

  就在这里冬眠吗?这里没有洞,大庭广众之下裸睡是不是很违背公序良俗呀?

  管他呢,本蛇早就不是做一切事都循规蹈矩的人类了。

  眼睑彻底闭住,血液流转速度降到极慢,思考陷入停滞,只有不甚灵敏的听觉和常规的温度感知还工作着,它们负责在收到刺激时辅助将蛇唤醒。

  锦蛇迅速进入冬眠状态。

  ……

  耳畔不时有混杂的声音响起。

  “哇!”有人尖叫,“蛇!在桌子下面!”

  老道的声音,“啊,是白天闯进殿里的那只菜瓜蛇,吾看其和本观有缘,便没有将其赶出去。”

  成年男人的声音,“这蛇一动不动,是死了吗?”

  有些尖细的成年男声,“那是冬眠!奇哉怪也,蛇冬眠不找个洞里钻,居然趴在个砖上就睡着了。”

  成年男人问,“现在怎么办?这蛇?”

  尖细的男声道,“烹了吧,明早加餐!哈哈哈,我说笑的。”

  最后是老道的声音,“就丢到道像旁边,大家以后出行注意点,别踩着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